ffotu火熱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第一百五十九章閲讀-k5vh0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凌墨雪的独立待机室里。
夏归玄抄着手臂靠在门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室内的场面。
区区一个待机室,大得快跟厂房差不多了,上百工作人员和服务机器人来来往往,一副忙碌的模样,让夏归玄想起了那时候在战舰主舱里看见的将士们忙碌的模样。
然而他们只服务一个人。
要知道小狐狸的公司,真人也就百来人,大部分工种都是机器人。这里为凌墨雪服务的化妆师服装师经纪人助理保镖就上了百,还不算在外面做调音灯光等等场务工作人员和协调人员。
忙碌得可笑。
各种演出服,价格也昂贵得可笑。
凌墨雪正微闭着双目靠在躺椅上,有几名女化妆师围在身边给她小心翼翼地化妆。
甚至还有跪在面前替她涂脚趾甲油的。
也不知道是故意用的跪姿谄媚,还是为了方便涂趾甲油而无意识的动作。
总之今时今日的凌墨雪,更值得别人谄媚。
其实夏归玄看得出来,凌墨雪如今并不算太享受这种奢靡。
也许以前很享受,也有此虚荣。但如今既为剑修,大道追求已经不一样了,这种浮华反而会使得剑道阻碍,自然而然地就会消退,逐渐心若止水。
美女下属爱上我 羽卒为
所以她神色一直挺冷淡的,倒搞得别人以为公主不满意,更是战战兢兢。
但凌墨雪也是没办法,以前就这么牛,忽然改得很简朴自律的话,配合现在爷爷当元首的背景,反而会让人觉得别有所图在邀人心似的,说不定明天就有称帝谣言出来了。要改也不是一下子就变的,得慢慢变化,逐步消减,或者其实不改更好一点,算一种自污。
另外还有一种不知道算不算变态的心理……
越是在主人面前下跪俯首,就越想在别人面前高高在上,蔑视一切。
反过来,越在别人面前高高在上,然后在主人面前俯首,心态反而更有一种只从属于强者的皈依。
自己感觉刺激,相信主人也一样。
见主人似笑非笑的神情,大家应该想到一起去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想到这里,凌墨雪半阖的眼里就闪过了媚意。
“喂,那个夏上尉,谁让你站在这里面的?出去出去。”一个场务管理叉腰站在面前:“没看到这里面都是女孩子?等会我们墨雪还要换衣服,你一个大男人杵在这里算什么事?”
凌墨雪偷偷瞥眼过去,暗道这谁啊,这到底算作死呢还是算助攻,真不好判定呢……
夏归玄似笑非笑:“我是来谈特别舞台的。我思来想去,没兴趣站在台上唱歌给人听,还是算了,特来向凌总通知一声。”
那人更是变了脸色:“你有什么资格拒……”
话音未落,凌墨雪淡淡打断:“行了,不参加就不参加吧。”
“凌总提拔你,真是不识抬举。”那管理转头看着凌墨雪,立刻腰就有些弯:“凌总,是不是让他出……”
凌墨雪颔首:“出去。”
那管理立刻指着夏归玄:“听见了没?”
凌墨雪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我说的是你们,都出去,夏上尉留下,我们谈谈。”
那管理愕然:“凌总,这……”
化妆师也战战兢兢:“凌总,这额妆还没画好……”
如意蛋
凌墨雪板起了脸,整个待机室温度骤降:“出去。”
众人不敢违拗,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眨眼间上百人的大屋子就空空如也,只剩四处的镜子,倒映着一男一女怪怪的神情。
凌墨雪依然半靠在化妆椅上,竟然没有起来“向主人问好”。
夏归玄似笑非笑地走上前,信手掂起一只妆笔:“要我替公主补完额妆么?”
凌墨雪藏着眼中媚意,强行道:“夏上尉也懂妆?”
夏归玄看看屋角的探头,笑道:“略懂。”
“那就画一个试试?好看有赏。”
独家最爱:惹上大明星
“什么赏?”
“有你讨价还价的份么?”
夏归玄笑容越发扩散,真的附身下去,给她细细上妆。
凌墨雪半阖的眼睛睁开了些,脉脉地看着他,传念道:“不会遮蔽了探头么?”
夏归玄微笑:“现在不必。夏上尉伺候一下公主也正常嘛……”
凌墨雪咬紧了下唇。
这种偷情的刺激是怎么回事……
而且居然有点甜。
凌墨雪知道自己坏掉了,早就坏掉了。
她甚至明明知道主人在画什么……她的奴纹,即将在万众之下展现,可居然想着想着更刺激。
过不多时,额头出现了一个粉红的奇怪纹理,没人认得出那是什么意味,还挺好看的……
凌墨雪的呼吸开始急促。
出自仙神之手的“纹理”,那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画画,那是符箓。
成型之后,自有效用。
真正的催情,臣服,兴奋,刺激,千念万绪纷至沓来。
凌墨雪忍无可忍地自己发散神念,崩坏了探头和录音。
“主人……不要折磨我了……”
“哪敢,明明你才是公主,我是下属。”
靈界點之高進故事
“没……”
夏归玄的手指从她的额头慢慢下移,掠过娇嫩的脸颊:“你给殷筱如的车上了你的证,难道不是宣示主权?”
凌墨雪咬着下唇不说话。
当然啦,既是一种宣示主权的挑衅,也是明知道这要被惩罚的故意。
找惩罚呢。
公孙玖提案的帮他娶焱无月,这种事不敢的,会死人。但这种边边角角的小“触犯”,换来的惩罚只会是一种主人和小女奴的交互,说不定还算赏呢……
这叫不叫剑心通明……剑心通明用在这上面,自古以来的剑客们是不是会被气死?
“做了公主,翅膀硬了嘛……”夏归玄的手指继续下移,到了她雪白的脖颈。
凌墨雪微微仰首,配合着方便他撩下演出服的高领,口中喘息道:“奴……奴错了,明天就去换牌子……”
神秘少爺
“这就完事了?”
“请主人惩罚……”
随着话音,脖子上出现了一道项圈。
凌墨雪心中突地一跳。
“是不是……有点玩大了?”
夏归玄笑:“有你讨价还价的份么?”
“……”这现世报来得可真快。
“怎么惩罚如果让你想了算,那是罚还是赏呢?”夏归玄笑容有点邪:“等会就这么上台,反正你的领子挺高。”
凌墨雪喘息更厉害了。
想象一下雍容华贵的舞台装,万众欢呼的闪耀舞台、人们尊崇的元首公主,耀眼无比的登场……实际额头是奴纹,内里是项圈。
凌墨雪觉得自己已经软得站不起来。
“快登场了么?”夏归玄忽然问。
凌墨雪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那个……”她咬着下唇:“好像来不及。”
夏归玄笑了:“那正好,你先起来。”
凌墨雪脑子还有些混沌,懵懵地从躺椅上站起,一时不解其意。
凌墨雪神色怪异无比。
其实吧,自己求罚倒还真不是为了龙涎香,纯粹只是一种……对主人的小勾搭、小情趣吧。
目的已经达成了呀。
然后您这惩罚,岂不是自己不上不下,到底算是罚谁呢,是罚我还是你自罚呀……
她来不及多想,颈绳已被轻拉,盛装的公主似怨似嗔地看了男人一眼,顺着力道慢慢跪倒,雍容的长裙在地上漾开,如同深邃的湖面,泛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苍龙仰首,出于水中。
湖中天鹅俯首,长发掩映之下,妖异的花纹若隐若现,雪白的脖颈遮掩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