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超級生物兵工廠討論-第732章 老闆娘的酒2熱推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超级生物兵工厂
而另一边,船家夫妇在得到自己的孩子之后,也是千恩万谢。
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朱一品却看着船上掉落的一根银钗,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这是谁的?”
口中说着,他还看向了柳若馨、陈安安和船家夫人几个女人,只不过这三人却都是连连摇头。
而旁边的林寒见状,想了想则是开口道:“恐怕是刚才那个疯女人的,她刚出来的时候,头发还是扎着的,只不过刚才打斗之中,才被弄散了!”
朱一品点了点头,又是用力的抽了抽鼻子,忽然开口惊讶道:“不对啊!这个气味好熟悉啊,我好像是在哪里闻过!”
愣了片刻,朱一品才忽然看向旁边的童童,开口惊道:“对了,是童童,我记得当时童童刚到医馆的时候,身上也有着同样的味道!”
朱一品的这话,顿时让周围众人都是愣了下来。
刚才林寒等人打斗的时候,童童可一直都在舱里没有出来,自然也不清楚,此刻看到众人的目光,顿时就是有些胆怯的躲在了林寒的身后。
而看到童童如此,林寒也是急忙上前安慰了几句,只不过心里却多少有些遗憾。
林寒可是清楚的知道,刚才那个偷孩子的疯癫女人,就是童童的母亲,只不过刚刚童童一直在船舱之中,没有看到,自然是无法得知了。
而此刻朱一品所说的话,也瞬间让所有人都怀疑起童童的真实身份了。
倒是柳若馨,此刻虽然心中怀疑,但是却依旧是护着童童,开口道:“你们都干嘛?她只是个孩子而已,怎么可能会是鬼孩子?”
众人见到柳若馨这个样子,也都是一阵无语,不过这时林寒也同样是开口道:“我们还是到春风镇好好的问一问,就知道了!”
听到林寒的话,朱一品也不在纠结先前的问题,只是开口尴尬的笑道:“我也觉得童童不是,只不过刚才那个抢孩子的女人,恐怕和童童是有关系的,就算没有,也一定是住在相同的地方,要不然的话,身上的气味不可能那么相似!”
林寒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朱一品的这一番推测,已经是极为接近真实了。
而此刻众人说完,也都是暂时的压住了心头的疑惑,转而是准备到春风镇之中好好的探查一下。
至于另一边,船老大和其夫人保住了孩子,又是好一阵的千恩万谢,更是亲自把船开到距离春风镇最近的地方,这才是重新返回。
而等到众人上岸之后,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一行人也都是不在多停留,直接便按照先前船老大所交代的路线,朝着春风镇前行了。
这一路上,林寒等人并没有碰到什么行人,偶尔遇到一两个当地的居民,这些人也都是慌慌张张的在街上买完东西就赶紧走。
不管怎么看,这个不大的春风镇,都是处处透露这诡异。
如此一来,即便是林寒等人想要问一点事情,都没办法,毕竟他们拦住的那些行人许多都是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也正是在众人疑惑的时候,前面却忽然出现了一大群人,为首者是一个年轻人,此刻正口若悬河的给身后的一大群游客讲解着。
“大家看到没有,这里就是鬼孩子出没的春风镇!”
口中说着,他就看到了林寒等人身边的童童,开口笑道:“看到没,就跟这个小孩差不多的大小,带了一个鬼面具……”
刚刚说到这里,他就又是回过头来多看了几眼童童,有些疑惑。
而童童此刻也是急忙躲在柳若馨的身后,露出半个脑袋瞅着对方,眼睛里都是惧怕。
见此,林寒默不作声的记下了此人,而另一边的朱一品等人看到这导游,顿时就是眼前一亮,上前开口问道:“这位兄台,敢问这春风镇的绣庄或者卖鞋子的地方在哪里?”
而那导听到问话游似乎颇为惊讶,指了指街道尽头开口道:“看到没,走到头向左拐!看到那个棺材铺隔壁,就是鞋庄……”
说完之后,他又是转身看着身后的游客,开口介绍道:“待会啊,咱们还有个棺材体验的项目,让你们感受一下,不过现在咱们先去别的地方转转看看!”
说罢,就领着一群游客离开。
而另一边的林寒几人,则是按照这导游的提示,去寻找春风镇鞋庄。
没走几步,果然是看到那棺材店,也同样是看到了那挂着招牌的鞋庄。
到了这里,朱一品才是急忙从包出先前童童换下的那一双鞋,开口问道;刂,·师傅,这鞋子可是您做的彳?”
说罢,还指了指鞋底的字样鞋庄里的老板看到那字,顿时便是点头笑道:“客官是常客啊,快进来快进来……”
朱一品上前几步,就准备进门。
只不过拿鞋庄老板才刚说到一半,他却忽然脸色大变,瞪着朱一品开口吼道:“慢着,你这鞋子哪里来的?”
朱一品一愣,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那鞋庄老白忽然啪的一声关上了门,开口吼道:“那王少爷都已经葬在鹰鸠山乱葬岗一年多了,你们连死人的鞋子都要捡,快滚快滚,别给我这里污了晦气!”
一句话,顿时便是让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胆子小的,如赵布祝,此刻已经是彻底的崩溃了,更是指着童童颤声开口道:“鬼孩子……她就是鬼孩子……”
一边说着,赵布祝就急忙往陈安安的身后跑去,只不过陈安安也是被吓得脸色发白,哪里敢去看童童……
一时间里,就连朱一品和柳若馨也是觉得心里发毛。
倒是杨宇轩目光之中微微闪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只不过脸上却还存着几分的疑惑。
而童童此刻显然是被吓坏了,有心想要扯着柳若馨,却发现柳若馨也是忍不住的看向她,一时间里,这孤苦可怜的小女孩只能是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整个场中,也就属林寒最为淡定,此刻更是蹲下身子看着童童低声安慰道:“童童别怕,我们马上就可以帮你找到家了!”
有了林寒的安慰,童童这才是放下心来,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林寒。
看到林寒如此,旁边的柳若馨也是醒悟了过来,急忙拉着童童开口道:“对不起啊童童,姐姐刚才不是故意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柳若馨的真诚,童童也是上前抱着抱柳若馨,瞬间就让柳若馨惭愧了起来。
要知道,刚刚赵布祝大吼的那一刻,柳若馨可是差点以为童童是真的鬼孩子,此刻看到这可怜孩子的举动,柳若馨心中的那一片柔.软,也瞬间被触及。
也正是在此刻,旁边的杨宇轩忽然开口道:“看来我们必须去乱葬岗了!”
听到杨宇轩的话,旁边的赵布祝和陈安安就都是一声轻呼,显然对所谓的乱葬岗极为惧怕。
而朱一品倒是开口2.8沉声道:“没错,童童只是个孩子,却穿着一件死了一年多的四人鞋子,这其中恐怕必然有事情,我们只有到那去,才能够查清楚!”
“朱哥哥,我们别去了好不好,怪吓人的!”陈安安哀求道。
而赵布祝此时听到陈安安的话,也是急忙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万一真有鬼孩子,到时候我们岂不是要倒霉了?”
听到赵布祝的话,一旁的林寒便是开口笑道:“放心吧,如果真有鬼,到时候也有我们挡着,你大可以先跑!”第0832章七里香客栈一听林寒如此说,赵布祝这才是缩了缩脖子,开口呐呐道:“小寒……我可不是不够义气,那种东西我们真遇到绝对活不了……”
说到这里,他又是不确定的开口问道:“那咱们就这么定了啊!”
林寒点头一笑,抬头看了眼天色,对着众人开口道:“走吧,咱们还是早点过去,要不然待会天都要黑了!”
众人闻言也都是急忙点头,但是没想到刚走了几步,却又碰到了之前那个导游,于是林寒直接问了乱葬岗的位置,几人便是朝着鹰鸠山的方向直直行去。
就这样,这边几人走了没多久,便是远远的看到了鹰鸠山,只不过看着近,走起来可就费劲了。
一直走到黄昏时分12,几人才算是到了鹰鸠山的脚下,距离那乱葬岗有多远,也都是不清楚。
而这也是让赵布祝倍感无语,当即便是打了退堂鼓,想要劝说林寒几人先行返回,等到次日再来。
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陈安安却忽然开口惊喜道:“快看,那边有灯光,好像还是客栈……”
众人都是一愣,这荒山野岭的出现客栈,本身就是极为不寻常的事情,只不过此刻顺着陈安安所指的方向,却还真有一座小楼静静伫立,门前的一对大红灯笼此刻也依旧燃起,依稀能够看到上面的招牌。
而此刻的林寒,则是双眼微眯,心中却是瞬间想到了这个地方。
与此同时,林寒也瞬间想到自己为何会有些注意那个导游了。
因为这个野外客栈里的老板娘,还有那导游,可都是参与了拐卖孩子的事情,更是一起捏造了鬼孩子的事情,把罪责都推到了童童和童童母亲的身上。
对于这种人,林寒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想了想,他才开口道:“既然有客栈,那咱们就去休息一下吧!”
“是啊,现在天色已经晚了,咱们还是先去休息,明日再找!”
旁边的朱一品也是开口赞同。
如此一来,几人便是再次朝着客栈走去,没多久,就已经进入其中。
这客栈虽然是在野外,但是其中的装修却也算的上的颇有风格,店里的老板娘更是颇有姿色,此刻正风.情万种热情无比的招呼几人。
“哎呦,几位客官快里边请,这么晚了,几位是要住店吧!”
朱一品点了点头,随后才是开口道:“给我们几个一人来一间房!”
那老板娘掩口一笑,又是妩媚无比的斜了眼朱一品,开口说道:“这位爷好阔气,您等着,奴家这就给您开!”
一听这老板娘如此说,朱一品也忍不住的惊愕道:“开个房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阔气?”
刚刚说完,那老板娘就是再次笑道:“奴家这房比较贵,一间一个晚上可要十两银子,不过客官您放心,我们给您用的东西都是上好的,绝对不会让您吃亏!”
“十两银子?”
朱一品忍不住的给吓了一跳,看着对方开口无语道:“你这是抢钱啊!”
一听朱一品如此说,那老板娘脸色顿时就拉下来了,开口娇声喝道:“客官说的是哪里话,我七里香在这附近也有头有脸的,您要是觉得不值当,那就不住!”
“……”
朱一品几人都是一阵发愣。
而旁边的林寒则是在此刻开口道:“我怎么听说你们这里有便宜的?”
“看来这位小公子来过啊!”
那老板娘七里香原本还板着脸,此刻听到林寒的话,却忽然是展颜一笑,看着林寒又是嗲嗲的开口道:“公子玉树临风,怎么会去住那些下人住的大通铺?我还是给您开个上房吧!您说呢?”
一边说着,还一边还朝着林寒抛了几个媚眼,让旁边的柳若馨都忍不住的瞪了过来。
“啪!”
一声脆响,柳若馨直接就把一锭银子拍在桌上,满脸不爽的开口喝道:“别那么多废话,快点给我开!”
而另一边的陈安安也是取出一锭银子,看到朱一品和赵布祝以及杨宇轩几人,便是开口娇斥道:“你543们看什么看,我就这么点银子,只够我一个人住!”
那老板娘七里香看到柳若馨和陈安安都是如此的爽快,当即也是眉开眼笑,急急忙忙的收起银子,就连忙上楼了。
狼言之爱撕鸡魔人 狼sir
至于柳若馨则带着童童,陈安安也同样是跟上,便是准备去休息。
而林寒几人,则是在对方的提示下,每个人交了几文钱,到了楼下的大通铺去。
只不过才刚刚进入其中,杨宇轩就走到林寒身边,压低声音开口道:“这里是黑店!”
林寒默然点头,想了想,才是开口道:“等一等再说,我觉得不止她一个人!”
杨宇轩默然不语,不过却意外的看了眼林寒,似乎感到了几分的意外。
而另一边,朱一品则同样是有些狐疑的看了眼周围的情况,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倒是赵布祝,在埋怨了几句之后,也接受了现实,爬到那有些凌乱的大通铺上就准备睡觉去了。
这边几人才刚刚准备睡觉,外面就又是响起了一阵喧哗,显然是又来客人了。
对此,林寒和杨宇轩倒是浑不在意,朱一品则是出去看了一眼,随后才是开口道:“是一对夫妻,还带了个孩子!”
众人都是默然,而朱一品在和林寒聊了几句,就去和大通铺里的另外两个客人随口的聊了起来。
那两人是赶尸的道士,这一次前来,也是为了把尸体运送到鹰鸠山乱葬岗去。
只不过当朱一品提起鬼孩子的事情时,两人却都是缄默其口,根本不愿意透露任何一丝一毫。
这边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而另一边,林寒的精神力则是悄无声息的蔓延开来。
此刻在林寒的感应之中,那两个风.尘仆仆的住店夫妇,已经开了个房间,哄着孩子入睡了。
就在朱一品和赵布祝的鼾声响起的时候,林寒忽然察觉到一个身影悄然无声的潜入那对夫妇的房间里,没多久,就再一次的离开。
而对于这些事情,那一对夫妇可谓是毫无所觉。
想了想,林寒便是悄然无声的起身,跟随着那个偷东西的人,跟踪了出去。
另一边,似乎是被林寒起chuang的响声所惊动,赵布祝也迷迷糊糊的起了chuang。
看了眼林寒不在,赵布祝便是嘟囔着走出大通铺,准备到厕所去放放水。
刚刚出门,就看到那老板娘七里香正在楼上俏生生的看着他,眼角之中,还藏着无尽的魅惑。
“客官,深更半夜不睡觉,一定是寂寞了吧!”
七里香那软软苏苏的声音响起,勾的赵布祝的魂都要丢了。
看到赵不祝哈喇子都要流出来的猪哥样,七里香也是再次轻笑道:“哎哟,小女子也刚好寂寞的很呢,不知道客官有没有兴趣来喝一杯?”
一听这话,赵布祝顿时便是尿意全无,火急火燎的冲上楼去,就钻进了老板娘的房间,口中c还急躁的低声喊道:“有兴趣有兴趣……”
看到赵布祝如此轻易的上钩,那老板娘也是低笑了一声,转身进入房间里。
刚进入房间,赵布祝便是毛手毛脚的,只不过又因为没有胆子,处处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见此,七里香也是低笑了一声,开口轻声道:“客官不用急,来喝杯酒……”
“喝!喝!”
听到这话,赵布祝也是急不可耐,看到对方倒好酒了,直接就是一口饮尽。
只不过这一杯酒才刚刚下肚,赵布祝就觉得神情恍惚,不过片刻,就哐当一声的倒在了桌子上。
轻蔑的看了眼赵不祝,老板娘这才是起身把赵布祝拖到房间的角落,转而准备出门寻找其他人下手。
才刚刚开门,就恰巧看到了刚刚从外面返回的林寒。
“哟,公子这大半夜的去哪里了?莫非去和人私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