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大聖人 txt-第1839章 大道級大圓滿(求訂閱)熱推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修行!
每个人都在很努力地修行着。
一天,一年。
甚至是千百年。
天地间。
人人都在努力地修炼着,只为争取那一丝成道证道的机会。
江府,密室内。
江缺的修行也已经达到一个顶峰。
无尽的能量在密室内充斥着。
飘动而起来。
一时间。
能量翻涌而动,仿佛有可怕光芒席卷一样。
江缺正在努力地修行。
他希望自己能修炼到大道级大圆满。
三千大道圆满无缺。
外界不知其多少年月过去。
武道的发展早已欣欣向荣,早已有朝着更强大的武道世界发展的趋势。
当然,这些都在预料之中。
“又是一千年过去了,公子居然还没出关。”
罗管家喃喃着话语,他靠着辛勤的努力已经修炼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
这是一个超乎绝然的境界。
但……
他内心其实是孤独的。
一直以来,他都致力于武道事业的发展。
他一直想让武道成为世间修行的主流,想让天道院成为修行界里的约束者。
若是那样的话,或许还有几分可能的。
又是一千年过去后。
老罗的想法虽然还没有完全实现,但已经实现一部分了。
“罗管家,早上好啊。”
曹操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他笑着说道:“不知你最近有什么事情没有?”
“曹副院长,你有什么事吗?”
老罗淡淡地问起来。
自五百年前,曹操从高级导师一跃而成为天道院的副院长后,曹操就一直忙碌着。
平时就连罗管家都不一定找得到。
今日倒是稀罕。
“罗管家,你叫我一声曹院长怎么了?”
曹操颇为无奈,说道:“你加一个‘副’字就太体现出我的身份了。”
实际上。
叫一声曹院长,他觉得自己也是能够接受的。
绝对不会有其他想法。
甚至心情还会更加愉悦一些。
现在被老罗叫一声曹副院长,他曹操的心里就有些不太好受了。
你叫一声曹院长也不损失啥呀。
更何况,在天道院里那些人都是这么叫的,他曹操觉得也很受用。
老罗:“……”
闻言后。
老罗的嘴角不由得一阵抽搐起来,“你想说什么?”
实际上。
曹操的想法老罗非常清楚,无非就是想获得些好处罢了。
但……
在老罗的眼里天道院院长永远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江缺。
至于曹操嘛。
现在只是一个副院长罢了。
永远也不可能是正的。
天道院里其余人的称呼,那只是因为对你曹操客气罢了。
老罗甚至在想:“也很有可能是你曹操私底下要求别人这样叫的。”
这也不无可能。
某些时候,听一听就算了。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839章 大道級大圓滿(求訂閱)讀書
现在居然还要要求他也这么叫,那不是乱套了嘛。
反正他老罗是不会喊曹院长的。
加个‘副’院长的话,倒还是可以的。
现在嘛。
他没好气地瞪了曹操一眼,“你怎地这般高兴,莫非是修为突破了?”
“没有,但我已经找到突破的契机了。”曹操笑着说道。
一脸的高兴起来。
其实,他内心是很高兴的。
非常满意现在的境况,可以修行,也可以有身份和地位。
因此。
对他来说这是好的。
“老典呢?”
老罗淡淡地询问道:“他应该早就突破合道了吧?”
“是突破了。”
曹操点点头,“不过,老典基本上不管世间的事情,吕布又一心扑在外族身上,这天道院的事情现在你又不管,全落在我一个人头上了。”
他表示很欲哭无泪。
自己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啊。
这很难了。
老罗嘴角抽搐不已,他道:“我已经老了,天道院的事情还是交给你吧。
现在我只想守着江府这一亩三分地,什么也不管了。”
这便是他的想法。
他都不想插手这里面的事情。
曹操:“……”
得,自己应该是白问了。
曹操很清楚现在的境况,自己大概什么都不是。
还得辛劳一段时间。
“更何况,你曹孟德是有能力的人。”
老罗说道:“当初把天道院交给你管理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
事实也证明了。
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在努力把天道院办好,这很不错。”
“……”
虽然老罗是在夸赞曹操,但曹操总觉得这种所谓的夸赞自己不想要。
其实,他也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然后好好修行。
岂不是更好。
可问题是,自己没机会啊。
现在天道院的事情基本上就是他一个人在管理。
其余几个副院长最多就是辅助性的事物,在最关键的时候还需要有人站出来才行。
这种有人站出来掌舵,是必须要对整个天道院负责的。
一旦负不了责的人。
那只能说不行。
事实上。
在后辈的子孙中,确实有这种人才,但有些人曹操确实不放心啊。
“我只想守着江府就行了。”
老罗撇嘴说道:“只要公子还在江府,我接下来应该不会再离开了。
除非公子爷亲自吩咐,否则断无其他的可能性。
你就死了请我出山的念头吧。
我不会出去的,这天下间还需要你去掌舵发展,你好好干。
未来的功德碑上,必定有你曹孟德的名字存在,你放心就是了。”
曹操:“……”
他其实并不想掌舵,也并不想拥有什么至高无上的权利。
有什么用呢?
在绝对的视力面前,这些都没有用啊。
实在是不想要。
但他又不得不主持大局。
除他外,似乎……
再也没有比他曹操更为合适了。
“老罗,公子爷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出关吗?”
曹操突然问道:“这都过去两千年的时间了,他……”
这一次。
还没有等曹操说完话,他就被老罗打断了,“公子爷自然有他的计划,孟德你不想想太多。
以公子爷的本事,你难道还怕什么不成?”
“这倒也是。”
曹操点点头说道:“不过,两千年的时间终究是一个很漫长的数字,实在是叫人难等待。”
“难等又如何,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老罗说道:“你要是有其他办法,倒也可以试试。”
“那还是算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曹操苦笑道:“要是公子爷出关,我就惨了。”
老罗没有接话了。
他期盼着江缺出关来。
但……
江缺一直都没有出关。
江府。
老罗不知何时已经拿出几坛酒水来,他对曹操说道:“孟德,来陪我几杯吧。”
“好。”
曹操沉吟片刻后,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老罗倒上酒水之后,便继续说道:“两千多年前,我原本只是一个被贩卖出去的奴隶,是下人。
但因为公子爷的出现,我才有今天的风光地位……”
一边喝着,他一边诉说着。
他的衷肠难断。
他甚至害怕江缺修行出岔子,但他又不敢说出来。
也不敢去想。
“此中之事,甚为艰难。”
曹操拱手说道:“你的心情我特别能理解,只倒上盼望公子他没事。”
“来,继续喝酒。”
老罗叹息道:“对我们这些江府的老人来说,江府就是我们的家,公子爷就是我们的主子。
此生都难以改变了。
老典是这样,我也是这样。”
这一点曹操还感觉不出来。
在他的眼里,江缺对他曹孟德很好,但大多数都是知遇之恩。
这种知遇之恩比起老罗的那种感情,又要淡薄许多。
甚至会不一样。
像老罗他们这一批进入江府的‘老人’,才会有这种极为复杂的感情。
“老罗,我曹孟德不如你也。”
曹操叹息道:“你和老典都很纯粹,你们都很简单……”
相比较而言。
他曹操就很复杂了。
这一日。
江府密室内,江缺终于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