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604章 一拳,李義府摔倒推薦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先帝时,长孙无忌就颇受重用,堪称是有数的几个人之一。加之他国舅的身份,所以住所也颇为美轮美奂。
现在的皇宫真心不成,而且还潮湿,长孙无忌家虽然面积不如皇宫,屋宇没有皇宫多,但精美程度却丝毫不差。
许多客人在长孙无忌家转悠一圈后,各种赞美啊!
但谁都没把这里和皇宫作比较。
李敬业就说了。
长孙无忌在看着他。
李敬业一脸从容。
此子难道心机如此?
李治派了千牛备身来家中坐镇,这只是一个姿态,表示朕和舅舅依旧亲密无间。可实际上两人都知晓,往日的岁月再也回不去了。
这个李敬业……李勣是他的对头,他的孙儿来家中说这等话……
长孙无忌的眼中多了些不明之色。
“阿郎。”
一个管事出来,“家中正在搜东西,玉簪还未找到。”
“无用!”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04章 一拳,李義府摔倒閲讀
管事低头,“是,林氏昨日玉簪被盗,被那贼子一拳打晕,先前醒来说恶心,现在好些了,记起了些事。”
长孙无忌点头。
东西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竟然有人敢动手。
“出来了。”
后面一阵喧哗。
一个女子被侍女扶着出来,见到长孙无忌后福身,哽咽道:“阿郎,那贼人奴想起来了……”
“都叫来认。”
长孙无忌拂袖进去。
临走前他看了李敬业一眼。
李敬业那话得罪人了,长孙无忌要收拾他……张廷琛尴尬的道:“敬业,咱们寻个地方避避。”
这等豪门内部的事儿别打听,有多远走多远。
李敬业点头。
长孙无忌往里去,管事跟在身边。
“李勣最近得意了些,告诉他们,让他知晓规矩。”
“是!”
“他在这!”
女人的尖叫声突然传来。
长孙无忌回身,就见一个仆役飞也似的往大门那边跑。
李敬业回身。
大门打开着,门子一个人拦不住。
李敬业会坐视此人逃跑。
长孙无忌瞬间就把此事‘看清’了。
张廷琛拔刀!
还好有另一人!
长孙无忌冷笑。
“滚!”
仆役在疯狂奔跑。
“抓活的!”
管事带着人追赶。
若是不小心砍死了贼人,兴许长孙相公会认为是功劳,但管事却认为是过错。长孙相公过后即忘,而管事却会寻机会来报复我……
张廷琛是个很稳重的人,所以顺势避开。
那仆役不禁狂喜。
长孙无忌冷冷的道:“蠢货!要什么活的?”
李敬业看似呆呆的站在那里,突然挥拳。
呯!
贼人就像是撞到了铁板,直挺挺的仰头倒下。
李敬业收拳回身,“没事了,回家!”
对于他而言,既然贼人被揪出来,任务也就完成了。
一个管事欢喜的道:“拿活的,往日家中被偷的东西不少,就看他的了。”
仆役倒在那里,管事冲过去,“绑了!”
几个大汉拿着绳子过来,在捆绑的过程中觉得不对劲,有人摸了一下鼻息。
“死了?”
……
长孙无忌第二日在上朝时夸赞了李敬业,什么古之恶来,熊罴……
李治含笑也说了几句。
皇帝和长孙无忌之间的关系竟然又好了些。
李治笑吟吟的去了武媚那里。
“李敬业昨日一拳打死了贼人,舅舅对他赞不绝口。”
武媚咦了一声,“他竟然能不惹祸?”
“媚娘你这是偏见。”李治想到了女人的傲慢与偏见。
武媚诧异的模样让李弘不禁倍感有趣,“阿娘,那个人很坏吗?”
武媚摇摇头,“不是坏,而是……有些憨直,说话不过脑子。”
李治皱眉,“媚娘这般说却是过了些,英国公上次说李敬业虽然憨直,却不乏机变。”
女人啊!
你们为何要对男人有那么多的偏见?
李治难得的感慨着。
……
“阿翁!”
长孙无忌竟然送了礼物给李敬业。
李敬业那个欢喜啊!
李勣抬头,见孙儿拎着一把横刀进来,就皱眉,“皇城内能随意拔刀?”
“阿翁,这是长孙相公送的,他真是个好人。”
长孙无忌出手的兵器,至少得是神兵,否则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李勣冷着脸,“丢边上!”
“阿翁。”
阿翁老糊涂了吗?
李敬业看看手中的宝刀,觉得定然是如此。
他后悔自己没去寻几个美人来刺激一下阿翁。
兄长说过:长寿的秘诀不外乎就是始终对女人保持着旺盛的兴趣。
阿翁最近都没……
李勣不知道孙儿的脑补,一脚把横刀踹到角落里,“回家去沐浴。”
不至于吧?
李敬业这才知晓祖父是在忌惮着什么。
“快去!”
在长孙无忌的眼中,李勣就是一条乌梢蛇,阴险狡诈。
“那个阴人!”
李勣同样觉得长孙无忌不是好鸟。
……
“老夫敢打赌,这把刀李勣不敢收。”
长孙无忌丢下这句话,随后陷入了政事之中。
“相公!”
有小吏进来,“李敬业出来时并未佩刀。”
长孙无忌讥诮的道:“李勣明哲保身的本事学了李靖,可却没有李靖大气,格局差远了。所以老夫不看好他的身后事。”
“不过……”长孙无忌想到李治的举动,眼中多了些玩味。
“雉奴这是被山东士族吓坏了?所以迫不及待的向老夫示好。”
……
皇帝心情不错,赏赐了高阳一群羊。
“皇帝没事做了?”
高阳很无奈,“家中没地方喂养,他还不如直接赏赐些钱财。”
“公主……慎言!”
肖玲很尴尬的看看送赏赐的内侍。
内侍眉眼通透的道:“公主贤淑。”
哪怕笑点再高,肖玲依旧回身捂嘴。
公主贤淑……
哈哈哈哈!
她无声大笑着。
公主要是贤淑,老娘就是玉女!
“很好笑?”
高阳盯着她。
肖玲赶紧福身,“奴没笑。”
“笑了就笑了!”
高阳的眼中多了怒火。
老娘完蛋了……
肖玲知晓呵斥在所难免,弄不好还会被鞭挞。
我好命苦。
“公主,武阳侯来了。”
驸马见公主要求见,得到同意后才能进来。
但贾师傅早就直来直往了。
“小贾来了?”
高阳的火气不翼而飞,笑吟吟的道:“快去迎了来。”
有人去了,高阳回身,“去备些喝的。”
肖玲恍然大悟。
“公主,奴错了。”
我错了,原来公主不是不贤淑,只是她的贤淑都给了武阳侯。
我错的离谱!
贾平安进来发现气氛不对,“这次去武功弄了些特产,公主看看能用的就用,不能用的送人。”
“都能用!”
高阳很笃定。
小贾出门都知晓给我带特产,可皇帝却只知道送羊送羊。
这是没心没肺吧?
没小贾有心。
“小贾。”
“何事?”
二人进去坐下,肖玲是个眼色,其他人都走了。
小贾是真的喜欢我呢?还是喜欢……
高阳的脸上多了些红晕,“小贾,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羔羊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这个娘们糙的让人无话可说,但好在很直爽。
但再直爽的女人也会变。比如说卫无双,原先冷若冰霜,可现在掌家也井井有条,相夫教子做的无可挑剔。
但这个问题有陷阱。
后世的妹纸们琢磨了试探渣男九九八十一道题,每一道题都有陷阱,若是回答错误……
女人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只有两种可能。
她不喜欢你,所以等你说出来自己喜欢的类型后……
——亲爱的,我喜欢直爽的女人。
对不起,我不是你的菜……妹纸心中雀跃,却一脸难过,“我的内心戏特别多,想法特别多。”
其二,她喜欢你,但却没把握,担心你不喜欢她。
这个时候,情商爆表的回答是什么?
贾平安凝视着她。
还用说吗?
这时候说什么‘我喜欢直爽的女人’,‘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这等答案太苍白了。
贾平安凝视着羔羊,缓缓伸手。
羔羊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晕,羞答答的任由他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羞答答!
外面的肖玲不小心回身看到了这一幕。
我的神啊!
这是公主?
公主啥时候这般小女人了?
肖玲仰头看天,我眼花了吗?
晚些,高阳精神抖擞的进宫。
“陛下,公主说来还礼。”
王忠良觉得皇室最奇葩的便是这位高阳公主。
旁人得了皇帝赏赐都是上表感谢,唯有这位竟然要还礼。
你当这是走亲戚呢?
李治难得清闲,笑道:“她就是这个性子,不喜欢占人便宜,你给我一文钱,我要还你两文。占人便宜会怄气。罢了,她还了什么?”
王忠良一脸纠结。
李治冷着脸,“蠢材,又自作主张。”
“陛下。”王忠良苦着脸,“公主送来了十头肉牛。”
陛下,这比你送的肥羊值钱多了。
并非所有的牛都能耕地,不能耕地的牛自然只能吃了。
但牛肉的价格绝对不菲,高阳用这个还礼,大概就相当于后世送礼送野生的一头鲍。
霸气侧漏啊!
李治笑道:“让她来。”
高阳握着小皮鞭进宫,一路皱眉。
“皇帝,这里不大好,我觉着潮热,要不……把大明宫重新修起来吧。”
原先李渊退位做了太上皇,受不了夏季皇宫中的这种潮热,先帝就选址修建大明宫,准备给李渊避暑用。
可才将修建了个雏形,李渊就驾崩了,于是大明宫就此搁置。
这等建议没人会说,担心被外朝的官员说蛊惑皇帝骄奢淫逸。
李治摇头:“朕也想,不过如今各处用钱厉害,吐蕃在盯着,另外还有高丽……”
李治的眼中闪过厉色,“高丽不灭,朕如何有面目去见先帝?且待时机。不过征伐钱粮为先,大明宫之事再缓缓。”
“差多少?”
高阳一脸姐不差钱的豪迈。
李治不禁笑了,“当初先帝令百官捐了一月钱粮助力修建大明宫,你觉着家里的钱粮足够?”
“当我没说。”
高阳很爽快的认输。
这便是李治喜欢和她相处的缘故,没机心,该恼怒就恼怒,该欢喜就欢喜……
“对了。”高阳准备回去了,临走前想起一事,“上次我听闻有人说太子的坏话,说什么太子身子不好,我再想寻那人时,却寻不到了。”
高阳握着小皮鞭,“真要被我找到,抽死他!”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604章 一拳,李義府摔倒
李治淡淡的道:“跳梁小丑罢了。”
那些人是冲着武媚去的,李弘只是殃及池鱼。
“我走了。”高阳又改变了主意,“我先去看看太子。”
她风风火火的走了,李治不禁失笑。
“这性子倒是让朕羡慕。”
直言直语,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动手就动手……李治无比渴望这样的日子。
高阳一路去了武媚那里。
“太子呢?”
武媚在殿内听到了她的声音,微笑道:“高阳来了。”
“见过皇后。”
高阳福身。
武媚颔首,“高阳来见五郎?五郎在后面读书,也该差不多结束了。”
“我去看看。”
高阳自己出去,邵鹏赶紧跟上去。
“公主这边来。”
一路转到了后面。
高阳见到一个宫女正在殿外守着,就问道:“可下学了?”
宫女便是王霞,见是高阳,她恭谨的道:“还有一会儿。”
高阳往里面看了一眼。
先生在上面,下面坐着李弘,侧面坐着曹英雄。
赵二娘敲敲案几,“曹侍读。”
“何事?”
曹英雄很精神的模样。
赵二娘狐疑的看着他,“刚才我怎地看到你打瞌睡?”
“哪能。”
曹英雄忍着一个哈欠,“刚才我在琢磨殿下的功课。”
赵二娘冷笑,“那我刚才说了什么?”
曹英雄:“好像是……”
“曹英雄!”
赵二娘怒道:“你刚才就在打盹。”
李弘板着脸,“曹侍读,要好好读书。”
“是。”
干别的还行,重头学一遍功课让曹英雄欲仙欲死。
“太子。”
高阳没了耐心,就招手。
李弘见是她,起身拱手,“姑母且等等。”
高阳见他一本正经的,不禁就笑了。
她退了出来,百般无聊,就在周围转悠。
“那是谁?”
一个官员急匆匆的低头走来,高阳问道。
“公主,是李相。”
“李义府?”
高阳冷着脸,“这个笑里藏刀的李猫。”
李义府近前抬头,愕然微笑,“见过公主。”
高阳在这里作甚?
李义府的脑海里转悠着几个念头。
“听闻你寻小贾的麻烦?”
“谁?”李义府依旧微笑。
这个老贼喜欢装傻!
高阳冷冷的道:“贾平安。”
李义府听闻了些消息,比如说贾平安和高阳公主亲密,但不知道怎么亲密,他也没兴趣知晓。
人氣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04章 一拳,李義府摔倒相伴
此刻他知晓了。
他笑道:“子虚乌有之事罢了。”
他微微颔首,对出来的邵鹏说道:“皇后可在?”
“在。”
高阳看着他进去,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没用。
若是新城在这里会如何?
高阳觉得新城会不说话,最多是弱弱的一笑。
我也能啊!
但这很别扭。
高阳摇摇头。
李义府晚些出来,见高阳依旧在外面,不禁心中冷笑。
传闻高阳公主无谋,李义府没怎么琢磨,今日一试,果然。
这等无谋的公主,在皇室不过是摆设罢了。
关键她和皇帝还是异母姐弟,没那么亲近。
所以……
李义府微微冷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
有人常年带着春风般的微笑,众人习惯了,但当他冷着脸时,那威慑力竟然出乎预料的大。
这就像是老实人突然发飙一样,总是能令人感到震撼。
但这一招对高阳无效,她甚至觉得李义府有些装模作样。
“殿下。”
李弘下学了。
高阳往上走,李义府往下……
但他回头看了一眼,想看看太子。
二人的距离有些近。
李义府回头,高阳举手,小皮鞭晃了晃!
“太子!”
高阳招呼了一声。
李义府却觉得高阳要抽自己,下意识的躲避。他顾着躲避,脚下却踩空……
呯!
李义府就在高阳的眼皮子底下摔倒,接着翻滚下去。
高阳愕然,“和我无关。”
前面带路的内侍回头,李义府刚好滚到他的脚边,血流满面。
“李相!”
……
“武阳侯,刚才宫中说是高阳公主鞭责李义府,导致李义府摔伤,公主被禁足,陛下大怒,说是要严惩。”
明静觉得大快人心,“公主在皇城中时,有人大声叫好呢!”
操蛋!
贾平安觉得这娘们就是惹祸精。
“李义府伤势如何?”
明静显然级别不到,一脸打探不到八卦的遗憾,“不知道。”
“我去问问。”
李义府要是摔伤了还好说,摔成白痴了……
“宫中问不来。”
明静很严肃的告诫道:“这等事不好打听,否则容易被忌惮。”
这是犯忌讳的事儿,你去哪打听?
“你的路子不灵!”
贾平安带着包东出去,交代了一番,就去寻了两个老婆生产时坐镇贾家的医官陈斯。
“两个孩子渐渐大了,陈医官何时有空,去家里喝杯酒。”
陈斯没想到贾平安竟然还惦记着自己,不禁感动,“改日一定去,一定去。”
贾平安和他闲聊几句,包东来了,“武阳侯,说是宫中有人受伤了……”
贾平安神色一紧,“可是皇后?”
陈斯笑道:“非也,是李相。”
贾平安松了一口气,笑道,“他伤了就伤了吧,若是重伤更好。”
贾师傅恩怨分明!
“就是磕到了头,身上有些淤青,无大碍。”
贾平安随后和他约定喝酒的时间就走了。
这消息来得也太轻松了吧?
包东觉得自己又学会了一招。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