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唐再起笔趣-第一千零四十章相伴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对于身后官吏的议论,甚至许多人偷偷摸摸地准备弹劾这位知府的呼声,也是不绝于耳。
文宣公孔仁玉,自然听在耳里,想在心里。
对于眼前这个知府,他自然佩服的很,在这个乱世能有这样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官,已经殊为难得。
他思量再三,犹豫片刻,这才说道:“萧知府,陛下亲至济州,可是有何要事?”
“某并不清楚!”萧俨眯着眼睛,说道:“但无外乎是巡视罢了,天下久乱才安,朝廷放心不得,陛下又心系天下,所以第一个就来到咱们的山东府看看。”
“此言甚是。”
孔仁玉点点头,然后轻声说道:“只是,在下听闻,朝廷中有许多府君的弹劾,所以皇帝北巡,第一站就是在咱们的山东府。”
“哼,弹劾?”萧俨笑了笑,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不由的说道:“在江西府,哪个不知晓,我萧俨的弹劾从来就没有断过,那些贪官污吏们,一刻也不愿让我待在他们旁边,生怕我发觉了他们。”
“文宣公勿忧,朝廷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我是何种人,这样一来还有什么可怕的?”
“至于那些贪官污吏们,乱世用重典,不罢黜他们,还要让治民不成?”
孔仁玉了然。
敢情这位府君已经是惯犯,对于这一切,颇有些熟视无睹的味道。
随即,他张目四望,转运使,通判,一个个淡定自若,显然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对于这些小动作,不以为意。
他倒是苦笑,合着自己是白忙活了。
不过,萧俨对于这位文宣公,倒是高看了一眼,随即说道:“文宣公的这番心思,我萧某心灵了。”
“陛下亲至咱们济州,可以说是极大的荣幸,待会文宣公必然有所问答,记住如实做答就行,莫要遮掩,搪塞。”
“这是为何?”孔仁玉奇怪道。
自古以来,对于上面,朝廷,皇帝,肯定要有所隐瞒的,直言快语,那可真是要遭罪,后果极为恶劣。
“嘿嘿!”萧俨笑了笑,说道:“射声司的名字,文宣公应该听过吧!”
闻言,孔仁玉浑身一震,苦笑不已。
射声司,他又怎么没有听过?
整个山东府之所以乱成了一锅粥,不就是拜射声司所赐吗?
各处州县,到处都是射声司的探子,唐军也因此将整个山东府搅乱了。对于身后官吏的议论,甚至许多人偷偷摸摸地准备弹劾这位知府的呼声,也是不绝于耳。
文宣公孔仁玉,自然听在耳里,想在心里。
对于眼前这个知府,他自然佩服的很,在这个乱世能有这样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官,已经殊为难得。
他思量再三,犹豫片刻,这才说道:“萧知府,陛下亲至济州,可是有何要事?”
“某并不清楚!”萧俨眯着眼睛,说道:“但无外乎是巡视罢了,天下久乱才安,朝廷放心不得,陛下又心系天下,所以第一个就来到咱们的山东府看看。”
“此言甚是。”
孔仁玉点点头,然后轻声说道:“只是,在下听闻,朝廷中有许多府君的弹劾,所以皇帝北巡,第一站就是在咱们的山东府。”
“哼,弹劾?”萧俨笑了笑,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不由的说道:“在江西府,哪个不知晓,我萧俨的弹劾从来就没有断过,那些贪官污吏们,一刻也不愿让我待在他们旁边,生怕我发觉了他们。”
“文宣公勿忧,朝廷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我是何种人,这样一来还有什么可怕的?”
“至于那些贪官污吏们,乱世用重典,不罢黜他们,还要让治民不成?”
孔仁玉了然。
敢情这位府君已经是惯犯,对于这一切,颇有些熟视无睹的味道。
随即,他张目四望,转运使,通判,一个个淡定自若,显然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对于这些小动作,不以为意。
他倒是苦笑,合着自己是白忙活了。
不过,萧俨对于这位文宣公,倒是高看了一眼,随即说道:“文宣公的这番心思,我萧某心灵了。”
“陛下亲至咱们济州,可以说是极大的荣幸,待会文宣公必然有所问答,记住如实做答就行,莫要遮掩,搪塞。”
“这是为何?”孔仁玉奇怪道。
自古以来,对于上面,朝廷,皇帝,肯定要有所隐瞒的,直言快语,那可真是要遭罪,后果极为恶劣。
“嘿嘿!”萧俨笑了笑,说道:“射声司的名字,文宣公应该听过吧!”
闻言,孔仁玉浑身一震,苦笑不已。
射声司,他又怎么没有听过?
整个山东府之所以乱成了一锅粥,不就是拜射声司所赐吗?
各处州县,到处都是射声司的探子,唐军也因此将整个山东府搅乱了。对于身后官吏的议论,甚至许多人偷偷摸摸地准备弹劾这位知府的呼声,也是不绝于耳。
文宣公孔仁玉,自然听在耳里,想在心里。
对于眼前这个知府,他自然佩服的很,在这个乱世能有这样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官,已经殊为难得。
他思量再三,犹豫片刻,这才说道:“萧知府,陛下亲至济州,可是有何要事?”
“某并不清楚!”萧俨眯着眼睛,说道:“但无外乎是巡视罢了,天下久乱才安,朝廷放心不得,陛下又心系天下,所以第一个就来到咱们的山东府看看。”
“此言甚是。”
孔仁玉点点头,然后轻声说道:“只是,在下听闻,朝廷中有许多府君的弹劾,所以皇帝北巡,第一站就是在咱们的山东府。”
“哼,弹劾?”萧俨笑了笑,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不由的说道:“在江西府,哪个不知晓,我萧俨的弹劾从来就没有断过,那些贪官污吏们,一刻也不愿让我待在他们旁边,生怕我发觉了他们。”
“文宣公勿忧,朝廷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我是何种人,这样一来还有什么可怕的?”
“至于那些贪官污吏们,乱世用重典,不罢黜他们,还要让治民不成?”
孔仁玉了然。
敢情这位府君已经是惯犯,对于这一切,颇有些熟视无睹的味道。
随即,他张目四望,转运使,通判,一个个淡定自若,显然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对于这些小动作,不以为意。
他倒是苦笑,合着自己是白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