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 葉天南-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再入靈脩(三十八)熱推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仙师无敌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教授,你不知道现在霍拉马大学的校长是谁吗?”
“有所耳闻,是栗三明教授吧?”
“是啊,所以你看,栗三明教授是当初我们科考队的队长,他也是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说服去担任霍拉马大学校长的,他既然对霍拉马大学有信心,我相信你也会有信心的。”
“你是想说,科考队的队长当了校长,那么队员们就应该跟着队长走,去霍拉马大学任教,是这个意思吗?”
超棒的都市言情 仙師無敵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再入靈脩(三十八)展示
“呃,也不完全是这个意思,好吧,就当是这个意思吧,和熟人一起共事,不是很愉快的事情吗?”
“就算栗三明教授在那里,这也不能说服我就一定要加入霍拉马大学,我更在意的是,我们还能一起擦出什么其他的火花?”
牛皮克拉斯教授对于晚年生活想的很透彻,那就是开心就好,名利什么的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从生活中感受到不一样的快乐。
“教授,如果我答应你,再组织一次新布洛斯岛之行,你会愿意加入霍拉马大学吗?”
庞小南想起了上次在探险回来召开的发布会前,牛皮克拉斯教授那意犹未尽的样子,要不是新布洛斯岛太危险,估计他还想继续在那里考察。
正好布里奇摩尔根有计划要再去新布洛斯岛,而且这次去肯定是会做好万全的准备,比如武器的配备更加先进,最少会配一艘宇宙飞船,他一定不会介意原班人马再次集结。
庞小南甚至在想,如果自己到了灵修界回不来,答应布里奇摩尔根的事情,就由栗三明教授代他完成,把之前的队友都找回来,相信布里奇摩尔根会很高兴的。
牛皮克拉斯教授听到这个提议,眼睛顿时亮了,“你说真的吗?你会再组织一次新布洛斯岛的探险?”
“教授,也许这次不叫探险了,我们可以叫它考察,因为这次我们配备的武器比上次可是先进太多了。”庞小南心想单是一套金刚机甲,就能提高几倍的战斗力,如果再配上盘古系列机器人,那就算是大猩猩,也未必能够轻易对付他们。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答应我带我再去一次新布洛斯!”牛皮克拉斯教授答应的很爽快。
精彩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 愛下-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再入靈脩(三十八)推薦
过去这么久了,牛皮克拉斯教授还对新布洛斯岛之行念念不忘,那是他今生最难忘的回忆。何况庞小南还描述这次不会有太大的危险,那何乐不为呢?
“不过庞小南,你哪来的那么多资金呢?”牛皮克拉斯教授还不太清楚庞小南的真实身份,他依然以为庞小南只是一个保镖。
“资金方面你就放心吧,摩尔根财团会负责的,”庞小南调皮的笑了笑,“说实话,其实这次探险也是布里奇摩尔根和我先提出来的,我不过是借花献佛,我想多带几个人他不会有异议的。”
庞小南不打算瞒着牛皮克拉斯教授,反正以后也瞒不住。
“这我就放心了,对了,你刚才说,栗三明教授也是你鼓动去霍拉马大学的,你到底跟霍拉马有什么关系啊,霍拉马的事情你这么关心?”
霍拉马的崛起就是几年的时间,很多人都不明白霍拉马为什么要建造一座城,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快,种种的传闻给霍拉马笼罩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我呢,也算是霍拉马的开拓者之一,所以我对霍拉马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当初我劝说栗三明教授去霍拉马的时候,我答应他会尽自己所能邀请到充足的师资力量,所以我这不是请你来了吗。”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么大的能量,竟然还参与了霍拉马的创建,行,冲你这魄力,我决定答应你的请求了,我去霍拉马大学,不过你得等我一段时间,我得把这边的工作交接一下,尾大不掉,你得理解我。”
“理解理解,教室你既然答应了,自然是言出必行。”
“还有,你答应我要请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一起创建物理学院,这你可得信守诺言。”
“一定的,保证完成任务。”
“另外我跟你明确一件事情,这个物理学院的院长我可以不当,如果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愿意当,就给他当,我宁愿当个闲人。”
“这个好说,我会协调的,如果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想当院长,你就当闲人,如果他不愿意当,到时还得你负责,其实我是希望你当的。”
“你啊,就是想扯我的虎皮当大旗。”
“谁让你旗帜那么鲜明呢。”
“除了我,你还打算去邀请谁啊?几个人可撑不起一所国际知名的大学。”
“我能力有限,除了你,我只能是再请一个人了,也是科考队的队员。”
“小田莉玛吧?”
“你怎么知道?”
“科考队就没剩几个人,不用想都知道是她了。”
“对,就是她,要是她愿意来霍拉马大学,你觉得设立个什么学院最好呢?”
“那当然是生物学院了,不过她可没那么容易请,她不像我这个老头子,她的未来还很长,你有把握说服她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但愿能成功吧。”
“你要是连她都请过来了,那你就真的把霍拉马大学给炒火了。”
“何以见得呢?”
“哈哈,世界上最著名的几个家伙都在一个大学里共事,你说会产生什么效果,那自然是吸引越来越多的优秀教师和优秀学生加入霍拉马大学了。你要知道,大学教授一般都不会改换门庭的,一般是在一所学校干到退休,可你就这么赤裸裸的挖到了墙角……”
“诶,教授,这可不是挖墙脚,这叫良禽择木而栖,我锄头挥的再好,那墙角如果是钢铁的,我怎么挖都挖不倒啊。”
“行了,你就吹吧,留下来吃饭吗?”
庞小南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天边已经是红霞满天,时间不早了,“算了吧教授,我还是抓紧时间去找小田莉玛教授吧,就不打扰你了。”
“好,我也不留你,实话告诉你,我都好久没吃过晚饭了。”
“怎么,你皈依佛法了吗,过午不食。”
“不是,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吃晚饭,跟佛法没有关系,不过戒了晚饭之后,人确实平静了许多。”
“是吗,那我也试试,我先走了,教授你尽快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在霍拉马大学等你,啊不,栗三明校长在霍拉马大学等你。”庞小南心想自己未必能等到牛皮克拉斯教授去到霍拉马大学的那一天,还是不要轻易承诺的好。
庞小南没有去吃晚饭,马上拿出手机订了一张去小田莉玛所在城市盛田市的机票。
其实庞小南早就可以不吃饭了,呼吸天地灵气也能果腹,只不过有时候他嘴巴里面没味道,随便吃一点就当是活动活动嘴巴和肠胃。
从牛皮克拉斯教授家里赶到机场已经是晚上七点,庞小南看到机场里有卖牛肉面的,忍不住进去点了一碗面,开始细品这机场里的美食。
吃到一半的时候,庞小南发现一队保安朝出站口匆匆跑去,而他们跑过去的那个方向也是一阵喧哗。
庞小南看到那个方向走来一个人进了面馆点了一碗面,刚好坐到了自己对面,于是他忍不住好奇的问道:“美女,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哦,一个粉丝劫持了一个明星。”女人说的波澜不惊。
“有这种事?”庞小南很奇怪,机场的安全工作是最严密的,怎么还会有人在机场干出这种恐怖事件呢?“他是怎么劫持的,用的什么工具啊?”
刀具是不可能带进来的,炸药之类的更不可能,难道是在机场内部自制的武器?
“徒手劫持的?”庞小南感到好笑,原来赤手空拳也能当恐怖分子了,“劫持的什么人啊?”
“朱丽迈,大明星。”女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拿起筷子开始吃面。
庞小南记起来了,这个朱丽迈在霍拉马的时候还跟自己学过表演,那个时候她只不过是个三线小明星,也就只有特柏普,才把她当成女神一样供着。
“朱丽迈是大明星了?”庞小南对娱乐新闻一直不太关心,他不知道对面的女人所谓的大明星是什么程度的概念。
“她这几年影后得了一堆,票房动不动就过亿,你说是多大的明星?”
“这么厉害啊?”庞小南惊掉了下巴,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对面的女人则像看不明生物一样的看着庞小南,“你是不是从来不看电影啊?”
庞小南决定去看看热闹,怎么说,那个朱丽迈也和自己有一面之缘。
于是庞小南匆匆吃了面,就朝人山人海的那个方向走去。
看热闹的人群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庞小南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最里面是一层安检人员。
庞小南往人群的中央看过去,只见一个猥琐的男人正掐着一个美女的脖子,那个美女看起来像是朱丽迈,但是又不太像,如果说那就是朱丽迈,那绝对是整容了。
站在最里面的可能是安保队长,他正在和劫匪做沟通工作。
“你把人质放了,我们有条件都可以商量!”
劫匪留着一头的脏辫子,看起来很有艺术家气质,只是那青筋暴起的手臂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庞小南用灵识探查了一番,这个男子竟然有武道巅峰的修为。
一个修习武道的人,竟然误入歧途来绑架人质,这得是多狂热的追星族啊。
“你们都给我让开,不要跟我谈条件,我的条件就是,你们让开,我带着朱丽迈小姐出去,你们放心,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只是要和她吃个饭,在那之后我就会放了她。”
脏辫男说的很轻松,可是手上的青筋却长大了不少。
朱丽迈被他掐的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花容失色。
庞小南听到旁边一个保安对队长说:“队长,我们冲过去把这家伙制服吧,他手上又没武器,不会给朱丽迈小姐造成什么伤害的。”
“别轻举妄动,”队长摆了摆手,“这家伙有些厉害,你们看到他的手臂了吗,那是横练高手才会有的肌肉结构,我们冲过去,他很可能掐断朱丽迈的脖子。”
“有这么夸张吗,队长?”
“这一点都不夸张,更夸张的是,我们就算是开枪,我们的子弹打到他的身上,很可能跟打在铜墙铁壁上是一个效果。”
“那现在怎么办?”
“你们赶快去请谈判专家到场来。”
“是,队长。”
脏辫男继续冲着队长喊道:“快一点让开,别耽误了我和朱丽迈小姐共进晚餐。”
“先生,你冷静一点,你一定是朱丽迈小姐的忠实粉丝,既然你这么爱慕朱丽迈小姐,你肯定不愿意看到她受伤的,你何不先松开她,我们好好聊一聊呢?”
这队长虽然没受过谈判方面的训练,不过他还是懂的人性的,是啊,你一个粉丝,竟然做出伤害偶像的举动,这让偶像以后偶如何跟你相处呢。
“你别做梦了,我松开她,然后你们好冲上来跟我拼命是吗?我告诉你,我虽然不怕你们,但是我不是笨蛋,你们以多欺少,你觉得我今天有可能冲出去吗,你们手上还有枪,所以,少在这里跟我叽叽歪歪,快点让开。”
脏辫男的手上又加了几份力道,朱丽迈被掐的死命挣扎,嘴巴张开吐着舌头。
“冷静,冷静!”队长不淡定了,他知道脏辫男手里的力道是很要命的,万一没控制好就要人命了,“你要是把朱丽迈小姐伤到了,她又怎么和你共进晚餐呢?”
“哼,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脏辫男有些歇斯底里。
庞小南看到身边有个人拿着一个牌子,牌子上面有几个大字“朱丽迈后援会”,他知道这是朱丽迈粉丝团的骨干,于是他问道:“兄弟,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个年轻人把大致的经过跟庞小南说了一遍,原来今天是朱丽迈参加完颁奖礼回来,下飞机出来的时候,在候机厅就被粉丝团给包围了,谁知道这个脏辫男从粉丝团里冲了出来,一把就抱住了朱丽迈,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掐住了朱丽迈的脖子。
“他是怎么混进粉丝团的?”
庞小南虽然不追星,不过他知道后援团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加入的,官方后援团是需要明星的经纪公司认可然后交由团长管理,每个团员都是要审核才能加入的。
“他以前表现的很正常啊,我们也做过背景调查,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武术教练,参加过很多比赛,在武道上还算是小有成就呢,我们那个时候吸纳他,是觉得有他在,朱丽迈小姐还能受到保护,没想到今天却害了她。”
从粉丝的口中,庞小南得知这个脏辫男是个孤儿,于是他分析,这家伙从小缺爱,把他缺失的家庭温暖都寄托在了偶像朱丽迈的身上,接着由爱生恨,因为偶像毕竟是偶像,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得不到的爱太难过了,于是他就想近距离的接触朱丽迈。
可是大明星又岂是普通老百姓能够亲近的,他肯定是被拒绝了好多次,才策划了这次行动,不过在机场这种地方实施绑架,这脏辫男脑子也许是有点问题,可以推断,他或许还会有些轻微的精神疾病,甚至是双重人格。
脏辫男今天的行动好像也计划的不是很周全,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实施下一步的动作,只是在重复的让安保人员让开,可是傻子都知道,安保人员怎么会让开呢,出了机场歹徒就不好控制了。
这时候朱丽迈终于忍不住了,她拍了拍脏辫男的手,请求他松开一点,脏辫男果然照办了。
“你听我说,你不就是想和我吃顿饭吗,我跟你去,你让我跟他们说。”
朱丽迈也是演过很多打戏的明星,虽然戏里都是假打,但是武术指导都是功夫高手,她知道眼前这个歹徒的功夫有多好,再这么僵持下去,估计她的小命真的会不保,她决定自救。
脏辫男迟疑了一下,接着凑在朱丽迈耳朵旁边恶狠狠的说道:“我答应你,但是你给我老实一点,不要想着耍什么花招。”
于是脏辫男松开了掐住朱丽迈脖子的手指,转为用手臂环住了她的脖子。
“先生们!”朱丽迈冲着安保人员喊道,“你们就听他的吧,让我们走,我只是去跟他吃个饭,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请你们让开……”
安保人员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朱丽迈帮着绑匪说话,这让围观的人群顿时哗然。
“朱丽迈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帮绑匪说话呢?”
“她也是被逼的,如果她不帮绑匪说话,绑匪估计会下杀手呢。”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绑匪估计也没抱什么生还的希望,看起来就是亡命之徒呢。”
“不过再怎么样,朱丽迈也不该替绑匪说话的,她这是往火坑里跳,绑匪说是说只去吃个饭,但是你哪里知道他后面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是啊,我要是绑匪,如果得逞了,饭都吃了,饭后自然还会来点活动。”
“什么活动啊,你这个龌龊的家伙。”
“怎么就龌龊了,饭后散散步谈谈心怎么就龌龊了……”
“霸王硬上弓,得不到就绑架,这一招很有男子气概啊。”
“也许这也是朱丽迈喜欢的风格呢,难怪她会帮绑匪说话。”
人群的议论纷纷让脏辫男有些紧张,他再次掐住了朱丽迈的脖子,大喊一声:“都给我住嘴!你们,退后!”
脏辫男挟持着朱丽迈朝候机厅的大门缓缓移动,他的行进路线是贴着墙壁,作为武道高手,他知道不能把后背留给敌人的道理。
“谈判专家什么时候能来?”队长着急的问了一下身边的属下。
“队长,谈判专家已经在路上了,可是从出发点到机场至少要二三十分钟的车程,这还是不堵车的情况下。”
“真踏马的见鬼,第一次碰到劫匪只要人质不要物质的。”
绑匪如果是单纯为了人而来,而不是为了钱,那就真的不好处理了,因为他的目的是带人走,你跟他谈任何条件都谈不拢。
队长当即做了一个决定,他对队员们喊了一句:“都把枪放下!”
队员们疑惑的看着他,他只好再重复了一遍:“都把枪放下!”
这回队员们终于不情愿的放下了枪,齐齐的看向他。
其实队长知道,就算几把枪对着脏辫男,也不能迫使脏辫男服软,只有把枪放下来,他才能表明自己和脏辫男协商的诚心。
“我们已经把枪放下来了,我想好好的和你谈一谈,你先别激动。”队长现在只能把自己当做谈判专家了,因为等到真正的谈判专家来,黄花菜都凉了。
“没什么好谈的,你,还有你的队员,回到你们的岗位上去,我说了,我没有恶意,我只是带朱丽迈小姐去吃个饭,吃完饭就会放她回去,所以,没你们的事!”
脏辫男还在移动,他已经快要接近门口了。
“先生,大哥,你听我说,你带朱丽迈小姐去吃饭,你总得坐车过去吧,难不成你还带着你的偶像走路去吃饭吗?你这样,我给你提供一辆车,你们坐车过去,好不好?”
队长的算盘很清楚,如果脏辫男挟持朱丽迈上了出租车,要想追踪起来就麻烦了,不如提供一辆专车给他,专车是机场的物品,便于追踪。
要是脏辫男不会开车就更好了,车上的司机正好能作为内应。
“真的吗?”脏辫男停下了脚步,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队长的建议。
队长趁热打铁:“本来为朱丽迈小姐提供服务就是我们机场的荣幸,她和粉丝共进晚餐我们理应进行周到的服务,你这样,你先等一下,我这就去安排车,好不好?”
“好,我就给你3分钟,3分钟后,我必须看到车!”脏辫男终于同意了队长的建议。
“3分钟太短了,10分钟好不好,机场这么大,调度起来有点困难。”队长还在争取更多的时间,10分钟后说不定谈判专家也到了。
“不行,最多5分钟!还有,我要保姆车!”脏辫男心想不能让自己的偶像坐的不舒服,明星都是坐保姆车出行的。
都市异能小說 仙師無敵 起點-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再入靈脩(三十八)相伴
“大哥,我去哪里给你弄保姆车?”队长面有难色,保姆车动辄上百万,机场一般不会配备。
朱丽迈再次拍了拍脏辫男的手臂,很用力的样子,脏辫男松开了一点手劲,把耳朵凑近了朱丽迈的脸蛋,“说,什么事?”
“我的保姆车就在外面等我,要不坐我的车去吧。”朱丽迈的脸蛋被脏辫男弄的惨白,不过她还是思路很清晰,这就是一个疯狂的粉丝,必须先满足他的所有愿望。
脏辫男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了一下,冲安保队长喊道:“你去把朱丽迈的保姆车调过来,给你3分钟,让你的人撤了!”
“好,我这就去办!你稍等!”队长真是有苦说不出,他在这里想尽办法营救朱丽迈,可是朱丽迈老是在那里捣蛋,用什么她的保姆车,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凑了过来,“队长,我有事和你商量。”
“你是谁?”队长疑惑的看着这个体态臃肿的女人。
“我是朱丽迈的经纪人。”
“哦,有什么事情你快说。”
“绑匪不是要坐我们的保姆车吗,你可以安排把司机换成你的人,这样你就能实时监控车上的情况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谢谢你啊美女。”虽然对着这个女人叫美女确实有些恶心,但是队长是心里十分感谢她出的主意。
他冲旁边的一个保安使了个眼色:“你跟我来。”
这时候一阵喧哗从远处传来,“谈判专家来了,谈判专家来了!”
一个戴着黑边眼镜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他的身后跟着一帮看起来很专业的随从。
谈判专家是这个世界上最会聊天的人,当然,这是他们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一般人很少看到过谈判专家,他们只是在电视里或者传闻里知道有这么个专业人员。
谈判专家要会磨嘴皮子,通俗易懂的说,“一个好的谈判专家,要能把满天乌云说成霞光万丈,把霞光万丈说成万里晴空;能把死人说活了,还要让他站起来,穿上鞋子走两步”。
可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当谈判专家呢?谈判专家标准很特别:要瘦的不要胖的,要矮小的不要高大的,要丑的不要美的。
这里面有很深层次的原因,因为目前的劫持者大多属于弱势群体,因此谈判专家要平易近人,绝对不能有高高在上的感觉。犯罪心理学的研究也表明,劫匪更愿意接受其貌不扬的对手。
做谈判专家,里面要比外面更精彩。真诚是谈判的通行证,危急的营救人质谈判中,如何才能做到兵不血刃,凭一张嘴皮子化险为夷呢?这就要做到脸上没有蔑视,口中没有否定,动作没有威慑。
每一步都必须温暖他的心,感染他的情绪,让他感觉你跟他是坐在同一条凳子上。眼神充满忧虑,语言充满关怀,遣词造句都要大众化,不能调侃,平和地跟他说话,千万不要跳起来说。
谈判专家一般会有这样几句常用的开场白。“哎,兄弟,你口渴吗?”“哎,我说话你听见吗?”“哎,我是来帮助你的,我们可以聊聊吗?”然后双手高高举起,在原地360度旋转,衣服自然解开,拍拍上下摆明什么都没有。
一边说话,一边慢慢向对方靠近,一直到对方叫你站住。告诉他:我没什么恶意,这样是为了让你听得清楚一点。然后站这儿,问他听得清楚吗?他一说清楚,马上开始。接下来就是感情攻势,就是要他没有证明自己是恶人的机会。
此外,提死亡,说轻生者没道理、没出息,也是禁忌。肢体语言很重要,高锋表示,背手表示无法解决,叉腰是一种决斗,抱手是一种蔑视。在谈判中,这些都是禁止做的。
总之,谈判专家作为一个专业人员,有很多的行为准则规范,这些都是在实践中不断摸索出来的道理,惯匪也很喜欢看到谈判专家,因为跟谈判专家聊天不累,往往还能尽最大可能的满足自己的要求。
但是很显然,脏辫男是第一次见到谈判专家,他不过是偶尔犯个罪,根本没期待会得到这么高的待遇。
谈判专家把手里的皮箱一放,就开始了工作,他对着脏辫男先是来了一句开场白:“兄弟你好啊,我是来帮助你的,我叫高飞理,你可以叫我老高,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走开,我不需要帮助!”
“诶,兄弟,是人都需要帮助,你看啊,我大概了解了你的诉求,你是想和朱丽迈小姐一起吃个饭,这是多么朴实的愿望啊,我觉得你这个愿望应该得到满足,我可以帮助你把这个愿望完成的更好,你觉得怎么样?”
“你要帮助我,你打算怎么帮助我?”
脏辫男作为武道高手,他察觉到了高飞理并没有什么伤害,于是他的警惕放松了一些。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当然了,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你也可以不说。”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的名字叫巧格丽思。”巧格丽思看起来呆头呆脑,其实心思缜密,他知道自己的名字没有什么好保密的,因为后援团里有他的资料,警察要是想查,随时都可以查到。
“巧格丽思先生,我很敬佩你为了偶像做出这么感人的举动,我也想帮助你更好的完成你的愿望,这样吧,你能把你的详细计划告诉我吗,我了解清楚之后我才知道我该如何帮助你。”
“我的计划就是带朱丽迈小姐去一家高档的餐厅共进晚餐。”看起来巧格丽思的计划确实不是很周祥。
“仅此而已吗?”高飞理大声的问了一句。
巧格丽思木讷的点了点头,说:“就是这样。”
“好,那么我提供几个建议,你看行不行?对了,我说的话你能听见吗?”高飞理朝巧格丽思靠近了几步。
“你就站在那里别动,你的话我听得见。”
“好,首先,你和朱丽迈小姐去吃晚餐,需要一辆车,刚刚你已经交代了安保人员,就坐朱丽迈小姐的保姆车前去,第二,你好像还没定餐厅吧?”
“是的,我还没有定餐厅,我原来是打算先邀请朱丽迈小姐,然后再征求她的意见。”
“嗯,很好,很有绅士风度,那么我们趁这个机会,为什么不先把餐厅定了呢,我这里有几个选择,或者你也可以现在就问朱丽迈小姐的意见。”
巧格丽思想了想,还是松开了朱丽迈,柔声问道:“朱丽迈小姐,请问你想去哪里吃饭?”
朱丽迈咳嗽了两声,说道:“我没所谓的……”
这时高飞理打断了朱丽迈的话:“不不不,朱丽迈小姐,你应该给出明确的答复,这样才不辜负巧格丽思先生的一片情谊。”
“那就云顶宫吧。”朱丽迈偷偷的看了看巧格丽思,“可以吗?”
云顶宫是本市最奢华的餐厅之一,虽然很奢侈,但是还是有很多客人会提前预定,生意很火爆,因为在云顶宫,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实在是很浪漫的一件事。
但一般人很少能消费的起,朱丽迈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生怕巧格丽思会发怒。
“好啊,朱丽迈小姐想去哪里吃就去哪里吃,不要替我省钱。”
没想到巧格丽思倒是很爽快。
“好,现在我们确定了地点,那接下来我马上为两位安排预定餐位,”高飞理一挥手,一个助手马上凑了过来,他交代了几句又面对了巧格丽思和朱丽迈,“今天晚上我一定千方百计为二位预定到云顶宫的位子,不管那里有没有客满。”
高飞理说出这话的时候,巧格丽思甚至有些感动,原来和谈判专家聊天是这样的舒服。
“那么巧格丽思先生,除了你想和朱丽迈小姐吃饭的这个要求外,你还有其他的愿望吗?”高飞理得保证巧格丽思不会有额外的过分要求。
“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和朱丽迈小姐吃个饭,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呢?”巧格丽思觉得今天这帮人实在是反应过激了,为什么不能满足一个痴情的粉丝一个小小的要求呢,非得动粗才能实现。
“我信你,我绝对信你,但是巧格丽思先生,请女士吃饭是不是得有些仪式感呢?”
“什么仪式感?”巧格丽思是个武道中人,他不知道吃饭为什么还得有仪式感,吃饭就是吃饭,最多吃的花样多一点,除此之外还要有什么仪式。
“比如说,你是不是应该送朱丽迈小姐一束花呢?”高飞理在一旁提示道。
“对,你说的没错,我是该准备一束花的,瞧我这脑子!”巧格丽思懊悔的打了自己脑袋一拳,他从小到大没有和女人亲密交往过,自然不懂得很多礼仪方面的技巧。但是他在电视里看过,男人约女人吃饭之前,都是捧着一束花的。
“不要紧不要紧,我马上为你去准备一束花,一束火红的玫瑰花!”高飞理马上又招了招手,一个助手凑了过来,他马上交代了下去。
“谢谢你啊,老高。”巧格丽思忍不住和高飞理活络起来,眼前这个人是真的为自己在考虑。
“不用客气,说实话,我也是朱丽迈小姐的粉丝,我也很想和朱丽迈小姐共进晚餐,只是我一直没有那个勇气,今天,你代表我们这些粉丝圆了一个梦,是我要感谢你。”高飞理说的情真意切,让巧格丽思非常的感动。
“要不老高,我们一起吧?我们一起和朱丽迈小姐共进晚餐。”巧格丽思诚挚的看着高飞理邀请道。
“不不不,巧格丽思先生,这是你和朱丽迈小姐的二人世界,私人时光,我不想打扰你们,我希望你们今晚过的愉快。”高飞理连连摆手道。
“嗯,你是个好人,老高。”
“这是我应该做的,那我想再确认一下,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做的吗?”
“不需要了,老高,你帮我做的够多了。”
“那好,既然你没有我需要帮忙的了,那你是不是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
“是这样的,巧格丽思先生,你是出于好心要请朱丽迈小姐吃个饭,但是你用的方法稍微欠妥当,你看你造成了机场这么混乱的秩序,但我相信你是守法公民,所以,你用晚餐之后是不是能够配合我们做进一步的调查工作呢?”
“你是说让我去坐牢?”
“不不不,只是让你配合我们做一些询问之类的,不一定就会牵扯坐牢,说不定问几句话之后就可以走了?”
“老高,我只是想请朱丽迈小姐吃个饭,我犯什么法了?我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吧?”
“我知道,但是你犯不犯法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还是得经过调查取证之后才能下定论,所以你只需要配合我们简单的走个过场,你看行不行?”
“我真的不会坐牢吗?老高,你告诉我实话。”
“实话就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今天做的稍微过了一些,具体犯了什么法还要看实际情况,还有就是我希望你配合调查的目的,也是想你在朱丽迈小姐的心中留下更美好的印象,她不会把你想成是坏人。”
这时候助手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走到了高飞理的面前。
高飞理接过玫瑰花,询问巧格丽思道:“巧格丽思先生,请允许我把玫瑰花交给你好吗?”虽然巧格丽思对高飞理已经放下了戒备心,但是专业的高飞理还是不忘问询一下他的意见。
“拿过来吧,老高,谢谢你。”巧格丽思对高飞理勾了勾手。
高飞理捧着花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把花递给了巧格丽思,巧格丽思却一把单手接了过去,高飞理好心的提醒道:“巧格丽思先生,我得告诉你一件事,送女士鲜花最好是双手捧着,这样显得尊重。”
“哦,好的。”巧格丽思马上双手托住了鲜花的底部,毕恭毕敬的捧到了朱丽迈的跟前,很有男子气概的说道:“朱丽迈小姐,请原谅我刚刚的无礼,这束鲜花送给你。”
“噢,谢谢你,鲜花很美。”朱丽迈的演技很好,虽然她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收花很别扭,但是她还是像电影里的女主人公一样愉快的收下了鲜花。
周围围观的人群都发出了低声的惊呼。
“哇,劫匪送花给人质,这可是太刷新我的认知了。”
“不不不,真正让我吃惊的是,这个谈判专家太厉害了,竟然能让劫匪服服帖帖,你看到了吗,他现在和劫匪近在迟尺呢。”
“这就是专业的力量。”
“不过我很好奇啊,谈判专家究竟和劫匪说了什么,让他这样放松警惕呢?”
因为安保人员把围观群众都隔离的远远的,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高飞理和巧格丽思说了什么,只有庞小南知道,他有千里耳。
“容我再提醒一句,巧格丽思先生,”高飞理没有太靠近巧格丽思,而是隔了有两米远,“既然朱丽迈小姐已经接受了你的花,那么我想接下来你应该把花再接回去,因为等下你们还有出去坐车,你不能让女士捧着花在前面走,你是护花使者,路上你得扮演绅士的角色。”
“哦,是的,老高,谢谢你提醒我。”巧格丽思连忙伸出手去接花,朱丽迈笑着把花还给了他。
这时高飞理的蓝牙耳机在震动,他马上接听了电话:“好的,我知道了。”
接完电话,高飞理对巧格丽思说:“巧格丽思先生,车子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带着朱丽迈小姐出去坐车了。”
“谢谢你,老高,”巧格丽思感激的望向高飞理,“你刚刚说的事情我会配合的,吃完饭我就去警察局。”
“谢谢你巧格丽思先生,吃完饭,你让司机带你们去警察局就是了,”高飞理很诚恳,“老实告诉你吧,司机是我们的人,但是他只是负责保证你们的行程让我们清楚,不会打扰你们的。”
“谢谢你老高,你是好人。”巧格丽思对着朱丽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朱丽迈小姐,我们走吧。”
“嗯。”朱丽迈开始迈步朝门口走去,而巧格丽思表示的风度翩翩,等朱丽迈走了很远才跟上。就在这时,安保队长悄悄的通过对讲机发布了一个指令:“全体都有,救人!”
所有的安保人员同时举起枪,对准了巧格丽思,而其中一个安保人员已经飞身挡在了朱丽迈的身前,举起手枪对准了巧格丽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