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巫女的時空旅行 起點-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過秦記七看書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巫女的时空旅行
身为大秦的王子,公子扶苏怎么可能只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呢?他比桥松还小一岁的时候,秦王就安排了人教授扶苏马术、箭术和剑术。公子扶苏喜欢看书,看也喜欢剑术。
在这个时代,剑术是很受上层社会追捧的。
哪怕好些人追捧的是华而不实的剑术,因为华丽好看,舞出来很有逼格的样子。
公子扶苏看到弟弟练的剑术,明白了苏青霓是个高人,心动之下向苏青霓请教了剑术。
苏青霓笑:“我这里有一套剑术很适合大公子。”
火熱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 ptt-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過秦記七
公子扶苏忙拱手请教。
苏青霓便拿着木剑舞了一套剑法。
“这一招名为当仁不让……”
“这一招名为礼尚往来……”
“这一招名为却之不恭……”
公子扶苏看得眼神发亮,他发现苏青霓的这套剑法十分切合他喜欢的儒家思想。
苏青霓微笑。能不切合吗?这本来就是儒家的基本剑法啊。
这倒不是她自创的,而是文儒世界中的烂大街剑法。
在文儒世界那是不入流,但在这个世界,那就是顶尖的剑法。
公子扶苏将这套剑法练熟练了,绝对会成为顶尖高手。
两兄弟都是认真刻苦的人,学了剑法后都是努力练习,相互印证。两个人的关系原来越好,这让秦王高兴,让桥松的邻居非常不爽。
桥松的邻居便是胡亥,两个人年纪相当,胡亥比桥松大三岁。
在桥松出生前,胡亥是秦王,啊,不,现在是始皇大大了。胡亥是始皇大大最宠爱的小儿子。但桥松出生后,胡亥不是最小的了,宠爱被分走了一些。胡亥因此非常讨厌桥松。而公子扶苏这个大哥对他只是淡淡的,对桥松却非常喜爱非常亲近,胡亥羡慕嫉妒恨,对桥松的讨厌又更上了一层。
胡亥常常在始皇大大那里给桥松上眼药。所幸始皇大大不是偏听偏信的人,不会只听胡亥的话,而整个咸阳宫,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瞒得了始皇大大的。
始皇大大了解了真相,了解了两个儿子的品性,对胡亥的喜欢自然也记减少了。若非胡亥还有一个吉兆降生的名头在,始皇大大已经如同对其他不重视的儿女一般对胡亥了。
胡亥知晓了公子扶苏和桥松都在跟苏青霓学习剑法,跑去找始皇大大,闹着也要学习剑术。
精品都市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過秦記七熱推
始皇大大叫苏青霓教授胡亥,苏青霓笑着答应,然后非常严格地要求胡亥。没有两天胡亥就受不了了,自己放弃了,看到苏青霓都躲着走。
桥松给苏青霓竖起一根大拇指。
师傅这一招高啊!
苏青霓:刚才教授你的剑招练熟了吗?
桥松:我立刻去练剑。
冬去春来,转眼又是十年过去,桥松已经是十八岁的大小伙了。
始皇大大要给桥松选妻子,但桥松不愿意这么早就成亲。
始皇大大:你都十八了还早?我在你这个时候的时候都是七个孩子的爹了。
桥松:我是现代来的,在现代,十八岁刚刚成年。
为了逃避始皇大大的催婚,桥松干脆离家出走,跑了。
始皇大大呵呵哒,还是派了人暗中保护桥松。
其实始皇大大真的是个好父亲,即便是那些不被他重视的儿女,始皇大大也在物质上尽量满足他们,给了他们丰厚的家财。有能力的人,始皇大大会帮他们安排一个职位,让他们能够发挥自己的能力。没有能力的,也能够安稳顺遂地过一生。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 愛下-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過秦記七鑒賞
也就是历史上胡亥太过无能,使得天下大乱,害得兄弟姐妹死在了叛乱之中。始皇大大的血脉几乎断绝。
对于喜欢的孩子,始皇大大更加纵容。否则公子扶苏也不会常常在朝堂上跟始皇大大唱反调。始皇大大虽然生气儿子跟自己观念不合,却从没有严厉惩处过公子扶苏。
要知道在其他朝代,特别是康师傅那时候,哪个儿子敢跟皇帝对着干,皇帝绝对将人给摁到泥潭中去。
看看两废两立的太子,看看被圈禁至死的大阿哥,看看被骂为辛者库贱婢之子的八阿哥,看看被圈了十年的十三阿哥……
始皇大大跟康师傅比,真的是个慈父了。
不过扶苏这些年被苏青霓潜移默化地影响,思想没有完全被儒家同化,而是吸收其精华,又学习了法家的精髓,有了自己的观念,与始皇大大的分歧小了许多。
他与始皇大大父子两个的感情比历史上更好,也更有共同语言。
其实桥松不离家出走,始皇大大也不会逼着他成亲。
桥松的剑术已经非常强了,其武力值在这个世界上算是顶尖的。他曾经去军中与士兵们比斗过,桥松一个人能够打倒一百个精良的士兵。武力值杠杠的。
始皇大大也知道这个儿子的武力值,不用人把保护的。但老父亲还是不放心啊,儿子太善良太单纯,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还是要有人盯着才行。
桥松走出咸阳城没有多久就被始皇大大派出来的人给追上了,不过这些人没有在桥松面前露出行踪,而是暗中跟随保护,不打搅桥松。
桥松便没有将人赶走。以他的实力,这些人刚接近他身边,就被他发现了。
桥松乐颠颠地骑在马上,背后背着长剑,颇有一种武侠小说中侠士风范。
“嘿嘿,要是再有个红颜知己就齐活了。”桥松乐滋滋地想。
他不求自己像陆小凤,能像令狐冲就可以了。
桥松正想得美,忽然身下的马儿叫了一声,带着桥松偏转了方向,朝着另一边小跑过去。
“我说红枣,你要带我去哪里?”桥松也没有制止自己的马,他本来就没有目标,是随便去哪里都行。
马儿跑了一会儿,忽然停了下来。
在它前面不远处,躺着一个昏迷的人,身上有血,马儿应该是闻着血腥味跑来的。
看到那人影,桥松忍不住叫了出来:“卧槽!”
这身装扮太令他眼熟了!
这蓝色的连帽衫,深蓝色的牛仔裤……
不会是张小哥穿越到秦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