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海賊之禍害 紫藍色的豬-第二百三十三章 下一個目的地(二合一)看書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海贼之祸害
雷利、贾巴、索尔三人出现在这里,令甚平无比震惊。
他实在想象不到海军是以怎样的方式,将眼前这三位出身于罗杰海贼团的老海贼一同送进监狱里。
“怪我。”
索尔叹息一声,隐于黯淡光线中的眼睛里,满是阴郁之色。
他伸出右手,用力揪着断腿处的黑白条纹裤管,咬牙切齿道:
“以前老子跑得最快,现在却成了一个拖后腿的废物,如果不是因为老子……”
“闭嘴,你个老矮子。”
贾巴直接出声打断了索尔的话,旋即习惯性伸手去摸烟斗,不想却摸了个空。
入狱之前,身上的东西都被收缴了,只给他们留下一身囚犯服。
没能摸到烟斗,贾巴默默放下手,看向一脸自怨自艾的索尔,道:“巴雷特的能力已经觉醒,那种情况,谁也跑不掉。”
“少他妈安慰老子了。”
索尔很是倔强的将所有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
贾巴的手臂动了几下,牵扯到锁链,发出刺耳的咣当声。
索尔颇为警觉的看向贾巴手臂边上正在缓缓摇晃的锁链,警惕道:“贾巴,你个混蛋,该不会是想揍我吧?”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海賊之禍害-第二百三十三章 下一個目的地(二合一)閲讀
“被你看出来了啊。”
贾巴撇了撇嘴角,旋即故意晃悠了好几下锁链,发出一阵咣当声。
索尔没好气道:“老子就是认个错而已,可没想过要挨你这个老秃头的毒打。”
“那你就乖乖闭嘴,老矮子。”
贾巴瞪了一眼索尔。
索尔理亏,也就不吭声了。
甚平一头冷汗看着刚较劲完的贾巴和索尔,旋即看向雷利。
雷利无奈摊手道:“总之就是这种情况,他们两个是吵了点,但也不是经常这样子,习惯了就好。”
“……”
甚平无语。
“要吵也吵不了几天了。”
索尔面无表情看了眼盘膝坐在角落处的甚平,淡淡道:“用不了多久,海军肯定会直接处决我。”
“少说蠢话。”
贾巴皱眉瞪了一眼索尔。
雷利看着索尔,沉默不语。
“世上的恩怨仇恨,一旦结下,要想一笔勾销,哪有这么容易。”
迎着两位老友的目光,已经预料到自己下场的索尔,脸色平静得仿佛所谈论之事只是些家常闲话,而非死亡。
“桑妮已经找到了属于她自己的路,而老子也活得够久了……要说遗憾,就是再也看不到跟那臭小子有关的报纸了,不过,这段时间的报纸,都快变成那臭小子的头条专场了。”
“现在想来,该不会是那臭小子知道我要出事了,所以才将剩下的‘头条’都预支出来给我看,哈哈……”
索尔忽然想到了卡普在马林梵多被莫德一刀斩断手臂的事,不禁笑出了声。
只是,最令他无法忘怀的,仍是在疯帽镇时,莫德为了救他而打出来的多么稚嫩又多么惊艳的一枪。
精品都市言情 海賊之禍害 ptt-第二百三十三章 下一個目的地(二合一)
“雷利,贾巴。”
索尔收敛笑声,眼神凌厉看向雷利和贾巴。
“老子死了没事,但你们两个可别交待在这里了。”
“……”
………
新世界某处空域。
恐怖三桅船随风飘行。
自从莫德制造出来的500个僵尸苦力正式投入使用后,船上的工程进度明显快了不少。
另外,有了这500个僵尸苦力的助阵后,贝波这些原本充当苦力的船员,终于是解放了双手。
城堡,实验室。
青色砖石堆砌成的房间,透着一缕寒意。
房间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宽阔的平台。
黑胡子的尸体,被安置在平台上。
平台旁,罗拿着纸笔,正在埋头记录着什么。
莫德也在实验室里,只是站得比较远,似乎这样就不会打扰到罗的工作。
房间里安静得只剩下罗疾笔书写的沙沙声。
良久之后,罗长出一口气,将本子合上,放在一旁的工作台上。
莫德看了一眼被罗放在工作台上的本子,问道:“看来‘嵌合体’的实验进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嗯,毕竟是涉及到人体的技术,所以在正式实践之前,必须得做大量的准备。”
罗深吸一口气,抬指张开领域,覆盖住黑胡子的尸体。
莫德看着转眼间又进入工作状态的罗,笑了笑,轻声道:“不吵你了。”
说着,莫德转身离开实验室。
“如果‘嵌合体’的手术计划能够成功的话……算上武器,我至少能够同时使用五种恶魔果实的能力。”
莫德在廊道里缓步走着,思索着不知何时才能尘埃落定的嵌合体手术。
如果进展顺利的话,哪怕猎人笔记后期乏力,莫德也能依靠嵌合体手术,让四项九星的综合实力,再一次迎来显著的提升。
不一会后,莫德回到位于城堡顶层的房间。
反手关上房门,莫德穿过大厅,径直来到阳台上,低头看向下方的广场。
广场中央处,变身成恐龙形态的吉姆和润媞正在竭力厮杀,每招每式都充满着要取人性命的森冷杀意。
广场周围,莫德麾下的船员们在一旁饶有兴致旁观着。
莫德倚靠在阳台围栏前,自语道:“吉姆的‘能力’只有七星,照理说,在正面对决中,应该会被润媞的九星碾压。”
说到这里,莫德看着被润媞压着打的吉姆。
尽管吉姆的胜算低微得几乎看不到,但短时间内,也丝毫没有半点落败迹象。
“古代种就是古代种,真是出色的耐力。”
莫德的目光,落在变身成三角龙形态的吉姆。
面对润媞的肿头龙强攻,吉姆正是凭借着三角龙的独特防御力,以及古代种所赋予的出色耐力,硬是将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决,生生拖成了持久战。
也难怪志在毁灭世界的凯多,会如此执着于动物系军团了。
“好好挥发价值吧,润媞。”
莫德最后看了一眼润媞,旋即收回目光。
有润媞在,简直就是吉姆的最佳实战对象。
为此,暂时将影子取出来归还给润媞也无所谓。
不过,润媞这个颇为头铁的女人,显然是想要在实战对练中将吉姆干掉。
遗憾的是,同样是古代种,一路受虐成长到至今的吉姆,可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头槌干掉。
莫德离开阳台,回到房间大厅,坐在沙发上,继续思索着嵌合体手术的事。
嘎吱——
就在这时,拉斐特推门走进房间。
“莫德。”
独处时,拉斐特直呼莫德的名字。
莫德看向拉斐特,指了下沙发,轻声道:“坐。”
“嚯嚯。”
拉斐特微微一笑,坐在莫德正对面的沙发上,旋即拿出几样东西放在桌子上。
分别是两个永久指针,以及一张边角缺了不少口子的泛黄地图。
莫德看着拉斐特拿出来的东西。
因为拉斐特是团队里的航海士,所以负责掌管能够决定航线的所有东西,现在拿出来,是要让身为船长的莫德决定下一个目的地。
莫德随手拿起泛黄的地图。
这是一张简略描画了岛屿地形的地图。
但在地图上的岛屿中央处,一个红色叉叉十分显眼,且图纸右上角绘有一个海贼最喜欢在地图上看到的骷髅头标志。
显然,这是一张十分典型的藏宝图。
莫德轻轻摩挲着藏宝图。
这张藏宝图,以及附带的永久指针,是他们刚进入伟大航道的时候,被狂风暴雨带过来的天降馈赠。
而藏宝图,通常意味着未知的财宝。
当然,也有可能是一堆破烂的空箱子,以及充满不确定性的危险。
起初得到这张藏宝图的时候,莫德还计划着等换船之后,就去藏宝图的地点碰碰运气。
要是运气好的话,兴许能在藏宝地点找到大量的财宝。
然而,船是换好了,但由于莫德后面更注重提升实力,加上不怎么缺钱,也就将寻宝的计划搁置了。
时间久了,也就淡忘了。
直到今天拉斐特将藏宝图和永久指针拿出来,莫德才想起这茬。
“拉斐特,这东西你不拿出来,我都差点给忘了。”
“嚯嚯,以恐怖三桅船目前的改造速度,也许短期内就要用到大量黄金,而年代越久远的藏宝图,所指向的藏宝地点,越有可能藏着黄金。”
拉斐特解释了一下拿出藏宝图的原因,旋即拿起另一个永久指针。
“我记得你说过,位于加雅岛上方的万米空岛上,藏着大量现成的黄金,但我们没有那个空岛的永久指针,不过,我们有乌尔基家乡的永久指针。”
说到这里,拉斐特将手里的乌尔基家乡的永久指针递给莫德。
莫德放下藏宝图,接过拉斐特递过来的永久指针。
透明的玻璃球体内,指针稳稳横着,指向一个方向。
拉斐特看着莫德,解释道:“乌尔基的家乡就在其中一座空岛上,所以只要能抵达乌尔基家乡所在的空岛,就肯定能找到去往‘目的地’的方法。”
“确实。”
莫德点了点头。
因为恐怖三桅船的改造计划需要用到大量黄金,所以拉斐特才会将这两个永久指针拿出来。
莫德凝视着手中的永久指针,问道:“哪个目的地比较远?”
“空岛。”
拉斐特飞快回答。
从指针的震颤幅度来看,藏宝图的地点,极有可能就在新世界的某处海域里,而乌尔基的空岛家乡,则是在红土大陆另一边的伟大航道前半部分里。
“是吗……”
莫德沉吟一声,思考着该选择哪条航线。
藏宝图指向的目的地虽然比较近,但有可能会白跑一趟。
而空岛离得很远,但只要能抵达目的地,就百分百能得到大量的黄金。
是要先去近的藏宝地点碰碰运气,还是直接长途跋涉去往空岛?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海賊之禍害-第二百三十三章 下一個目的地(二合一)分享
拉斐特看着思索中的莫德,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轻缓放在桌子上。
莫德注意到拉斐特的举动,不由看向摊在桌面上的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拥有一头灰绿色头发的高大男人。
男人身穿一套粉红色西服,耳朵上、脖子上、手上,但凡能佩戴首饰的部位,基本都戴上了黄金首饰。
“这是?”
莫德微微挑眉,抬头看向拉斐特。
拉斐特当即介绍起照片里男人的身份。
“这是世界最大娱乐城市‘Grand Tesoro’的国王吉尔德.泰佐洛,人称黄金帝,同时也是金金果实能力者。”
自从莫德向大伙提及恐怖三桅船改造计划后,拉斐特作为团队里的航海士,对此十分上心。
而当他知道恐怖三桅船的后期改造需要用到大量黄金时,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以金子制造而成的巨船Grand Tesoro,以及黄金帝泰佐洛的存在,正是他收罗到的能够得到大量黄金的途径信息之一。
“黄金帝吗……”
莫德捏着下巴,在他的原著记忆里,可没有这号人物。
不过从拉斐特的简短描述来看,单凭黄金帝这个称号,以及金金果实……就足够吸引莫德了。
即是说,只要能拿到金金果实,将会大幅度降低恐怖三桅船的改造难度。
拉斐特看着莫德的反应,知道莫德并不了解吉尔德.泰佐洛,便是继续解释道:
“Grand Tesoro的原名是古兰.泰佐洛号,虽然被称作是世界上最大的娱乐城市,但它的本体,其实是一艘用黄金打造而成的巨船。”
“哦?”
莫德有些惊讶。
用黄金打造而成的巨船,难免让他联想到艾尼路的方舟。
那同样是一艘用黄金打造的船,但谈不上巨大。
“要想在短期内得到大量黄金,劫掠古兰.泰佐洛号也不失为是一个选择,只是,前提是我们能找到居无定所的古兰.泰佐洛号。”
拉斐特将三种航线选择摆在了莫德眼前。
最难实现的,就是找到古兰.泰佐洛号。
最稳妥的,则是去往乌尔基的家乡,然后再去藏有黄金的空岛。
要赌一手运气的话,就去距离最近的藏宝地点。
莫德眼帘低垂,只是思考了片刻就做出决定。
“先去藏宝图所在的地点碰碰运气吧。”
他本来就不是舍近求远的类型,也就选择了目的地最近的航线。
就算最终的结果是白跑一趟,也能直接返回伟大航道前半部分,然后去往空岛。
一路过来,虽然称不上是顺路,但也不至于会多跑。
“了解。”
见莫德做出决定,拉斐特当即拿起指向藏宝地点的永久指针。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拉斐特已经大致掌握了空船航行的方法。
尽管目前对于气象变化的判断和掌控仍有欠缺,但他有信心带着团队去往任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