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se7超棒的玄幻小說 蘭若仙緣 愛下-第五二四章 情難了-iysov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她是想让你师父去打听这本书的下落。”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空空和尚道。
“凭什么呀,早就一刀两断了,干嘛还得为她服务啊,师父您这还藕断丝连呢,准备破镜重圆?”无生望着自己的师父,空虚和尚没有说话。
“要说,你们两个人还真是心有灵犀。就这么一封信居然能有这么多的门道在里面!”无生甩了甩手中的这张信,老实讲他是一点东西都没看出来。
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封信,又是千里镜,又是《洛图手札》的。
“哎呀,那个安王妃还不是个省油的灯,心机深沉的很呢!”
“师弟准备怎么做啊?”空空和尚望着空虚。
“抽空再下山看看吧,是我欠她的。”空虚和尚沉默了好一会道。
寵 婚 撩 人
“师弟可要想好了,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以那位施主的聪慧和手段,如果是她有心要查,说不定能够查出来兰若寺地下镇压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有朝一日她向师弟讨要罗刹王的肉身骨,师弟该如何去做呢?”空空和尚一双不大的眼睛突然露出几分精光,紧紧地盯着空虚和尚。
“师兄,我曾经发过誓,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不利于兰若寺的事情,这点还请您放心。”空虚和尚十分坚定道。
“师弟再好好想想吧。”
“再好好想想。”无生伸手拍了拍空虚和尚的肩膀,然后陪着自己的师伯一块离开了。
“师伯,我看师父是情关难过!”
“你师父是个重感情的人。”空空和尚听后道。
“那个安王妃可不简单呢,师和她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您跟我说说呗。”对于自己师父的曾经过往,无生一直是十分的好奇,只是以前的时候不管是问师父还是问师伯他们都不说,现在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没有必要在隐瞒什么了。
“我知道的其实也不是很多,你师父和那位安王妃是在他离开京城之后云游天下的时候认识的,算是一见钟情,在三十多年前的时候,益州有一位郡守不知道受到了什么蛊惑,暗中构建了一个神秘的组织,试图谋反,而且居然被他攻下了益州的绝大部分地方,这件事情震惊了京师,当时的皇帝派遣了大军围剿,与那叛军交战,一场战争烽火连绵。”空空和尚将曾经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师伯,这管我师父和安王妃什么事啊?”
“那安王妃乃是那郡守的养女。”
“啊?!”无生听后愣了。
“你师父曾经是那位郡守的军师,那郡守在最开始的时候能够战必胜,攻必取在很大的程度上是依仗着你师父的无双谋略。”
“看不出来,师父居然还有那本事?”
“你师父曾经也是天下闻名的人物。”空空和尚笑了笑。
“后来呢?”
“后来你师父眼看着烽烟四起,越演越烈,大量无辜的百姓因此受到了牵连,当时的皇帝甚至下令要将益州一地百姓尽数屠戮,在一次两军交战的时候,那郡守不知为何突然暴毙,叛军群龙无首,那郡守的儿子也战死,他们便推举他的养女为叛军统帅,也就是现在的安王妃。”
“然后安王妃率领叛军投降了?”无生大体猜到了接下来的事情。
“对,她率领叛军投降了。”
皇帝派遣了一个使团来处理这件事情,其中便有安王。
“只怕这是师父的主意吧?”
“对。”空虚和尚点点头。
“真是想不到,师父居然还有如此璀璨的人生经历。”
后面的事情不用说了,想必是那位安王看上了安王妃,而空虚和尚为了益州城的百姓和那些叛军的生死选择了离开。
“合着师父这是白忙活了一场啊!以他的聪明才智,明知道叛军事难成为什么要帮他们呢?”
“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个中缘由只有你师父自己知道了。”
“师父真是舍己为人,换做是我,我肯定做不到他那样。”无生颇有些感慨道。
空空和尚没有说话而是望向了空虚和尚禅房方向。
“不过那个安王妃心思难测,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她的心恐怕也已经变了。”无生有些担忧,看自己师父的样子,那是旧情难了啊。再加上当年心中有愧,对于那位安王妃的请求怕是会有求必应。
“这世界上最难测测和预料的事情就是女人的想法。”无生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噢?”空空方丈听后颇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这位师侄。
“这番话不该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的。”
“你也不用想太多,孰重孰轻,你师父自有考量。”
“早跟他说了不要看些破书,脑子都给看迷糊了!”回到自己禅房之中的无生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不会简简单单的就了解了,那位安王妃一定还会因为其它的事情来找自己的师父。
“得先摸摸她的底,同时尽快的寻找神火,破掉那罗刹王的肉身。”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两天之后,空虚和尚再次下山,去寻找“千里镜”,打探《洛图手札》的消息。
怪味聊斋
只是隔了一天的时间,无生也下了山,他先是去了太和山,找到了曲东来。
“怎么突然来找我了?”
“有事找你。”
“什么事啊?”看着无生这凝重的表情,曲东来莫名的有些心虚。
“咱们换个地方说。”
两个人来到了太和山下的山村,那个熟悉的小院之中,曲东来十分麻利的准备好了酒菜。
“咱们边喝边聊。”
“我记得你说过你们看好安王?”
“我说过吗?”曲东来听后一愣。“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我突然听到了一个消息,安王从京城之中逃出来了,但是身受重伤,活不了多久了。”
“这事情你也知道了?”曲东来颇有些惊讶,他惊讶的事情不是安王身受重伤,而是无生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是啊,我知道了,所以来告诉你。”
“谢谢。”曲东来听后很是有些感动。
“其实我要件事情是瞒着你的。”
“什么事啊?”无生喝了口酒。
“我师父见过你,就在上次我请你来这里的时候,你看到的那个老人就是我师父。”曲东来颇有些不好意思道。
“噢,天静道人对我印象如何啊?”
“挺好的,说你是难得真修,让我好好和你结交,向你学习。”
“向我学习,这真是天静道人说的?”无生听后吃惊道。
嗯嗯,曲东来点点头,其实他刚听到师父这么说的时候也是十分的惊讶,他问及原因的时候,师父只是告诉他眼前这个朋友身上有很大的机缘,跟他好好相处是没有坏处的。
“给我学什么啊?”
“斩妖除魔,匡扶正义。”